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诛天>滔天血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滔天血案

小说:申博电子游戏 作者:南柯一梦 更新时间:2021/3/6 22:11:17

冷风转过身,慢慢的拉起被放于石柱边的女尸。

“君上,你还是让其他不相关的人退下吧。”冷风目光直视在帝君的身上:“有些事情,或许会对圣上圣威有损。”

“无妨。”帝君冷笑:“朕乃是堂堂一国之君,一言一行自当为天下万民之表。”

冷风只是苦笑,再也顾不得其他,却是直接将女尸翻过身来,直接面对着帝君。

“君上,可还识得此女?”

帝君摇了摇头。

“君上日理万机,自当是不会记得只有一面之缘的村姑。”冷风冷笑:“一年之前,君上微服出巡,却被人刺杀落水,当日那个在河边的渔家女,正是此女。”

帝君脸上闪过一丝暗然:“朕时常想起此事,当时若非你正在那里,说不定朕就真的性命不保。后来朕命太子带厚礼相谢,也算是还了此女的救命之恩。”

“恩,还是仇?”冷风眼中闪过一丝血色:“若是君上不去相谢,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血案。君上可还记得,当时太子与手下数百人被盗匪刺杀,后来镇国大将军挥军直上,斩下数千巨寇之事?”

帝君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冷风状若疯狂,双目之中竟是迸出鲜血,怒吼道:“去他妈的盗匪,去他妈的巨寇。君上可知道,太子所谓的刺杀,是强抢民女被村民所伤。镇国大将军斩杀的数千巨寇的赫赫战功,也不过是一群手无寸铁的百姓。君上,你可知道,你那位一直引以为傲的太子,简直就是一个禽兽不如的畜生。那位号称帝国柱石的镇国大将军,也不过是一位冷血无情的刽子手。”

“不可能。”帝君脸色急变。

“有什么不可能的,君上是太平皇帝,不知人间险恶。”冷风吼叫:“可太子是什么人,他的一身修为之强,又岂能轻易被人正面刺入气海?若真是有那等高手出手,太子岂能保命,而身边的十多位护卫无一死伤。太子这一年多修为不进反退,又是什么原因,君上也从未想过吧。”

“为什么?”帝君的神色一变再变,隐隐已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那是因为,太子也从未想过,在他正在施暴的女人是一位宁死不屈的烈女,竟然为了保住自已的清白,在自已的头发之中藏了一根银针。”冷风死死的盯着帝君:“君上,你可知道当日太子到渔村之后,究竟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吗?那一日正是这可怜女子出嫁之日,太子竟然迷上了这个穿着嫁衣的村姑。就在当夜,太子带着数百名属下,竟是扮成盗匪抢亲。也就是在那一夜,女子抵死不从,太子却以此女的家人夫家三十二口人命相胁。此等行径,与畜生何异?”

“太子本以为好事已成,却不知此女夫家一十三口寻至。太子亲卫数百人将那一十三人乱刀砍杀,弃之荒野。此女眼见夫家十多人因自已而死,当场晕死。第二日太子正对女子施暴,也正是在那一天,在太子眼中的弱女子,无意之中以一根银针刺入了太子的气海。太子气急之下将此女打晕,将此女置于山神庙中放火欲将此女烧死。也许是天不绝此女性命,那一日被一群在山中打猎的猎户救下。返回京城之后,太子本以为此事已然过去,却不想此女的娘家夫家将此事告到了官府。地方官府不敢受理,只得报于刑部,刑部本当着是正常的山匪案处理,太子却是终于知道了事情无法罢休,他就想到了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

帝君的脸色苍白,双唇轻启,却是说不出话来。

若冷风之言属实,太子所犯之罪,完全罪有应得。

“放肆。”青雷神早已从湖中爬起,闻言怒喝道:“休得坏我门人弟子名声,青天门乃是玄门正宗,岂能容你沾污。”

冷风大怒:“你身后的那位暗中的人都没有说话,岂有你说话的份。”

“青雷神,闭嘴。”先前与青衣老者对话之人又开口了:“冷捕爷,天下人都敬冷捕爷的为人正直,在下也相信冷捕爷的为人。等到今日过后,在下会请掌门人亲启‘还本塑源’阵法,若是冷捕爷言语有过之,那么就算是开涯海角,青天门也会让你挫骨扬灰。”

冷风却是向暗处拱了拱手,双目盯着帝君:“相信帝君也应当猜到了后面的一些事情了吧。方正一向与太子走的近,太子示意方正将此事处理干净。也就是这位掌管青羽帝国刑律的尚书大人,给那几十位告状的苦主,定了一个刺杀太子的身份。那些被太子亲卫所乱刀分尸的苦主,也变成了被当场诛杀的刺客。就算是这样,太子仍然觉得不安全。所以,一位战功显赫的镇国大将军尽了他的本分。镇国大将军陈威,带领着三百亲卫军,开启了一场剿杀巨寇的好戏。面对着手无寸的百姓,镇国大将军在太子的授意下挥下了他的屠刀。方圆百里几十个村落,成就了镇国大将军剿灭巨寇的美名,数千村民冤死,却换来了大将军的荣光。那怕是在死后,那些冤死的村民,也变成了盗匪,受万民所唾骂。”

在场众人,都不由的心中发寒。

此事若是真的,那么那场血案,又是多少鲜血浸染而成?

太子石重,刑部尚书方正,镇国大将军陈威,这三个人,一个比一个更该死。

然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向了那颗太子妃的人头。

难道,在这场血案之中,太子妃也扮演了某个不光彩的身份?

可是,这一切,冷风又是如何全部知晓?

若是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这具女尸本就就应当早就死于一年之前,为何却似是刚死不久?

帝君摇了摇头,终是将目光望向了太子妃的那颗凄美的人头。

“此女,心思之毒辣,比起他们三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冷风声音发冷:“太子等三人一个是为掩盖罪行,两人为了自已的官位和前程。太子气海被破,一身修为散去十之七八,这位太子妃却是迁怒于人,暗中竟是令人混于陈威的大军之中,将此女劫掠至太子府之中,其目地只是为了更好的折磨此女。后来太子妃发现此女已有身孕,更是将其恨之发狂,就在前日夜间此女临盆之前,竟将此女活埋于城外乱葬岗上。若非我正于乱葬岗追查此事,恐怕这件血案,就真的永远被太子妃埋于地底之下了。”

所有人都不由心寒不已。

“君上,我不得不杀他们。”冷风眼中血泪更盛:“救下此女之际,我才知道,一年前我所长大的村落,也在那十几个被屠村落之中。而此女,曾经在我少时于我有一饭之恩。而且,此女生机已绝,随时都会丧命。所以,我背着此女,杀进了镇国大将军府,斩杀了当年屠村的三百亲兵,杀了陈威。刑部尚书府中,我只杀了方正,太子府中,当年的那些凶手我一个也没有放过,就在我杀了太子和太子妃之后,这可怜的女子才闭上眼睛。”

这一切,冷风说的淡然。

就好像这一切只不过是他做的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

然而所有人都清楚,这件事情他做的有多难。

又要下了多大的决心。

帝君沉默了,所有人都沉默了。

跪在地上的众人腰弯得更低,然而所有人的心中,都似是升起了一团邪火。

大好男儿,不处如是。

无畏,无惧,热血,快意恩仇,,,,,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种事情,绝对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

冷风的双眸之中血流不止,但所有人都清楚,无论冷风现在伤的如何,他心中的伤,远远已超过了身体上的伤痛,,,,,

他需要一句话,一句公平公正的言语,,,,,,

青王抬起了头,直视着亭外的王兄,突然站起了身,走到了冷风的身后,,,,,

这是青王的承诺,也是他的最后能为这位兄弟所做的事。

无论今夜之事的起因如何,冷风毕竟犯下了滔天血案。于情于理,冷风也需要向帝君一个交代。

案情能否昭雪,也在帝君的一念之间。

在这时,冷风需要人支持,在场众人,青王是冷风唯一的后盾。

“所有人都退下吧,容朕静静。”帝君长叹,在此时,这位一国之君再也没有了往昔的意气风发,有的只是无边的疲倦之意。

众人默然退出,就连帝君带来的上百甲士也退了出去。

静。

死寂无声,就连蛙鸣蝉噪之音都似感觉到了压抑,不敢出声。

听雨亭内围,仅仅四人,谁也不曾开口。

所有人都知道,今日这桩血案还只是开始,绝非结束。

青雷神,刑部名捕,兵部暗影十卫,这些人只不过是被推于明处的行动者。在那漫天的黑暗之中,究竟又还隐有多少人需要冷风的性命来了结这桩血案?

那些人不曾现身,只是为了给青羽帝国留下一丝颜面。

如若真的在青王府由外人拿下冷风,青羽帝国不仅仅会颜面扫地,更会让帝君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不管冷风杀人是何原因,那些人都需要一个让他们满意的交代。

“先生。”帝君的目光落到了老者的身上:“今日之事,以先生之见又当如何?”

老者淡然道:“做错了事,就得付出代价,是否?”

“不错。”帝君闭目点头。

“好了,青王,你和君上带着这四颗人头离开吧。”老者冷笑:“那些冤死之人的血案,君上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的。”

“先生。”青王不由大急。

留下此处的人,绝对是十死无生。

老者转过了身,负手而立,却再也不理众人。

帝君沉默半响,终是上前将四颗人头重新收回箱中,拉着青王离开。

现在的一切,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决定了。

渔村那些冤死的人需要一个交代,太子等四人被杀,也同样需要有人给那些人一个交代。不管是帝君和青王,无论谁留在此处,都只会让这桩血案变得更加复杂。

等到帝君和青王离开,八人慢慢逼近。

最先进来的,竟然刑部的八方名捕。

没有言语,八人已然拔刀。

冷风双眸鲜血更盛,然而却是一声长笑,顾不得身上的伤,直接大步的向亭外走去。那并不高大的身影,却是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

八柄长刀如同漫天飞雪而至,交织成一道锋利的刀网。

冷风却是丝毫不惧,挥拳迎击。一双铁拳连连挥出,空气之中竟是传来了金铁交击之声,猛的听到一声‘叮’的声间,冷风竟是以一双拳手折断了一人的长刀。然而冷风却是不做任何的停留,一拳猛击在那个的咽喉之处,生生将那人咽喉击碎。

一人慢慢倒下,另外七人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挥刀扑上。

冷风咬了咬牙,双拳却是没有任何的停留,猛的一声怒吼,一拳竟是迎天而上。天地之间猛的一亮,那一双铁拳竟是在空中突然变大,迎面向七人猛击。金铁交击之声响起,七人的身形被击的连连倒退,几人手中长刀却是已被这巨大的拳劲击成数块碎片,一时之时‘叮叮’声响不绝,却是碎片落地之声。七人身形被逼退,口中却是连连咳出血块,冷风刚才的一拳,竟是将七人的内腑都已击伤。

然而七人却是悍不畏死,手人长刀已碎,仍是直冲而上。

“杀。”冷风闭目挥拳。

他双目血流如注,拳光更盛。

‘轰’。

巨大的拳风中,风雷之声闪动,七人在拳风之中如断线的风筝被击飞。半空之中,七人口中鲜备直奔而出,显见生机已绝,,,,,

冷风面朝八人的尸体,慢慢的点了点头。

“他们很不错。”老者轻叹:“虽然他们的修为很差。”

冷风点头,却不言语。

因为他也明白八方名捕的意思,曾经他们是一样的人。

作为执法者,他们没有选择。

在这桩惊天血案之中,他们没有说话的权力。所以他们只有用自已的鲜血和性命,向那些高高在上的执权者发出不屈的怒吼,,,,,,

“冷捕爷。”暗影十卫大步逼进。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种绝决,握刀的手青筋突起。

“何必?”

“请冷捕爷成全。”暗影十卫同时向前一步,每个的眼中,都是渴求之意。

冷风一声长叹,大步踏前,直奔而出。

雪亮的刀光亮起,刀气纵横。

亭边的一棵巨树似是感受了无边的杀意,树干微微一抖,无数落叶飘下。然而在巨大的刀网之前,落叶还没有落下,早已被有刀气分割成齑粉。

冷风一拳直击在巨大的刀网上,巨大的拳劲让刀网微微一震。仅仅是一震之间,那似是霸绝天下的拳劲竟是被割裂成碎片,如泥牛入海,瞬间消失无踪。

“好厉害的刀阵。”湖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位蒙面黑衣人,就连亭中的青衣老者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此人竟然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间到了此处,其修为之高,连青衣老者也是少见。

“先生。”黑衣人向老者一拱手。

“圣境。”老者脸皮一跳,目光落到冷风身上:“你也是为他而来?”

黑衣人身子一震:“想不到人族还有先生这样的人物,真是难得。本座近日心血来潮,于人间游历一番。数刻之前,于百里之外见有人施五雷之术,故来一看。”

老者却不再言语,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凝重,却是在思索这黑衣人来历。

两人说话之间,冷风已连击数百拳,巨大的拳风击在那巨大的刀网之上,刀网如狂风巨浪之中的一叶扁舟,任由送拳风击打在刀网之上,却是终被刀网化解。

“幻影血瞳。”黑衣人突然失声。

在这一刹那间,那黑衣人的身上竟是隐隐升起一阵杀气。

青衣老者脸色一变,目光之中也是闪过一丝杀机。然而这杀意却并非是针对冷风,反而是盯住了黑衣人。

就在此时,冷风却是突然一声怒吼。

这一吼,却是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然而所有人都只觉一阵耳聋目鸣。暗影十卫巨大的刀网竟在一瞬间连连震动,暗影十卫身形未动,然而五官之中全都渗出血迹。

十人仍保持的刀网进击之势,然而十人却再了没有动一下。

暗影十卫,在冷风的一声怒吼之中,全部陨命。

就算是死,这十人也没有倒下。

冷风口中连吐数口鲜血,饶是以他之悍勇,也在一瞬之间受了极重的反噬。然而冷风却根本不顾自已的伤势,竟是弯腰向暗影十卫行了一礼。

这几人,值得冷见的尊重。

他们和八方名捕一样,根本没有选择。

只要他们愿意,他们本来可以随着帝君和青王离开,然而他们却选择了留下。

他们身为军人,天职便是守护青羽帝国的百姓。

可是一手栽培他们的镇国大将军,却把屠刀挥向自已家国的百姓。

这是军人的耻辱,更是被他们尊重的大将军打碎了他们最大的希望。

所以,他们已然无法面对天下百姓,更无法面对自已,他们只有死。军人从来都悍不畏死,可是他们都知道这样的死太过屈辱,只有死在冷风的手中,他们才会心安,才会让自已解脱。

这是军人最后的倔强与不屈,只有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杀出血腥,他们才能感觉到自已还有一丝价值。用自已最后的一丝生机,希望能为军部的过失而赎罪。

青雷神高大的身影大步迈入,对着暗影十卫和八方名捕的尸体弯腰行礼。

“青雷神,你想干什么?”院外先前与老者对话之人怒喝。

青雷神却是并不言语,只是对着院外连磕十多个响头。每一下都重重的击在院中青石之上,瞬间额头已是血流不止,但他却是丝毫不曾在意。

等到青雷神连磕十八道响头,青雷神起身指着冷风咧嘴一笑,青雷神一只眼睛已变成烂肉,说不出的诡异:“小子,老子很不喜欢你。”

“我也很不喜欢你。”冷风大笑。

“战吧。”青雷神也是大笑。

“为何?”冷风错呃:“你和他们不一样。”

青雷神咧嘴一笑:“有什么不一样,掌门将石重那畜生交由老子来教着,他却做出那等人神共怒的事情,老子早就没有脸活了。你替老子剁了那畜生,本来也无可厚非,但老子看你不顺眼,老子杀了你,也算是对掌门有了一个交代。若是你小子杀了老子,老子就算是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冤魂了。”

冷风一愣。

这个粗鲁不堪的壮汉,竟然也是抱了死志而来。

黑衣人却是冷冷道:“人族市俗之间,竟是有这许多热血之辈,但尔等却何不惜命?”

青雷神一笑,却理也不理黑衣人,竟是直接挥拳冲向冷风。

冷风也是一笑,挥拳迎击。

两人竟是直接挥拳向对方身上攻去。

面对对方的猛击,两人谁也没有躲闪,各自只顾挥拳向对方的要害之处重击。他们似是早已忘记了自我,只求将对方击倒击杀。

只听见‘呯呯’之声不绝,两人在瞬息之间竟是各自挥出上百拳。

两人都似是打的再无力气,青雷神突然一声怪叫,却是将冷风抱住,一口咬在冷风的肩上,再不松口。冷风哇哇怪叫,竟是突然双手揪住青雷神的红发,双手有拼命似的扯动,转眼之间青雷神变有成了一个满头鲜血的光头,,,,,,

这那里像是两位绝顶修者的对决,就算是沷皮无赖打架,也远比他们二人打的斯文。

青衣老者不由扶住了额头,黑衣人嘴角抽动,摸了摸自已的脑袋,却也说不出话来。

半响,两人的身形才慢慢分开。

冷风的身形缓慢的站起,然而身子一晃,跌坐于地,再也站不起来。青雷神躺在地上大口喘息,呼吸之间口鼻全是血水,显见生死已绝,虽未断气,然而死亡也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情,,,,,,

“你胜了.”冷风苦笑。

青雷神咧嘴一笑,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瞳光已然慢慢散开,,,,,,

“他的修为境界在你之上。”黑衣人忍不住叹道:“拳法也应当非是他这所长,他没动用境界压制你,更没有动用他的兵器,只是为了给你一个公平。更多的,他是在求死。人族万千英杰,若是人人都像你等一样有血性,未必便不能重现昔日的辉煌。”

老者目光闪动,却并不言语。

冷风向黑衣人点点头,却不再言语。

因为,他知道眼前死去的这些人,都只不过是求死之人。

暗中该来和各方不应当来的人,也必定到来。

为黑衣人虽在未曾有恶意,然而是敌是友,冷风却是不清楚。

0

滔天血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申博电子游戏 书友交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网站地图 申博现金网址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现金网
申博娱乐 申博电子游戏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 申博怎么开户
网上百家乐 申博138 现金网百家乐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申博登入网址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直营网 盛618官网 太阳城登入 申博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