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百年涅槃>第三十二章 斗蟋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二章 斗蟋蟀

小说:申博电子游戏 作者:九霄风 更新时间:2021/3/23 10:49:30

翌日早晨,清军到城外骂阵,乃至席地而坐,摆酒菜大吃大喝。林启容上城头查看,吩咐道:“不过诱敌之计,不用管它。”清军挑衅许久,见太平军一点躁动也无,无奈只好攻城。林启容调昨日入城的两百人中的数十人上城参与御敌,自己亲上城头督战;午后,又有清军攻城,同样如早晨一般安排。

夜晚,林启容将白天上城御敌的那几十人叫去,说是准备慰劳他们,带入府衙后,分为数批,一批一批叫进去。进去了两批人,再也没出来,剩下的人有些坐立不安了。移时,里面传出令来:不必再进人,已经审问明白,这二百人均是奸细,全部斩首。

剩下的人目瞪口呆,有人大叫道:“大人饶命!小人是被他们胁迫的,原先也是圣兵,后来被俘,不得已听他们摆布。大人再给次机会吧!”

林启容此刻才出来,令此人留下,其余人暂且押下去。他对那人道:“饶不饶命,就看你说的话还有多少是令我感兴趣的。”

“那小人从头说起。我们这两百人,一半是田家镇一战被俘的,一半是清妖假扮的。那旅帅,也是原先圣兵的,不过他不是旅帅,只是一卒长。小的是伍长。我们是清妖李续宾挑选出来,混进城内当奸细,到约定时间里应外合攻破城池。离开清妖大营前,小人亲眼见卒长得了一包银子,也许就是清妖赏的。”那人先前被吓破了胆,不敢耍花样,如实坦白。

“约定什么时间里应外合?”

“就是明日初一,三更。”

林启容让那人先下去,叫来魏超成,讲明情况,下令:“你迅速带人把那剩余的奸细都抓起来。”经分别审讯,结果正如那伍长所言。

翌日三更天,李续宾率军马潜至东门外,不多时便听得杀声大起,顷刻城门打开。李续宾一马当先,率队往里冲,方进城门,却突然听不见有任何声响。蓦然一声鼓响,城头旗帜竖起,火把映天,林启容站于城头冲李续宾喝道:“李妖,看你今日往哪里逃!”说着亲自敲响战鼓,城内伏兵四下杀出。

李续宾回转马头,急速往城门冲。守城门的太平军纷纷来阻拦,却挡不住其人威猛,两列队伍均被冲散,只砍倒坐骑而已。李续宾已杀到城门口,步行砍翻数人,终究逃了出去。被困在城内的清军,却不及李续宾勇悍,除被杀外,悉数被擒。

魏超成收拾了战场,来问林启容:“林检点如何觉察出那二百人乃清妖奸细?”

“虽然那冒充旅帅的人回答我的盘问没有问题,但我问了很长时间,却不见清妖有什么动静。据说塔妖很注意打探,有时亲自到阵地前查看;城外来了这两百人,无论如何清妖应该有所反应,但结果风平浪静,此为一疑点。昨日我令他们守城,细细观察他们,许多人只朝空处放枪射箭,并不出力,此为第二个疑点。所以我将他们叫来,分批询问,使在外面心怀鬼胎的人慌乱,再宣布尽数处死,则必有人坦白。”林启容讲出了自己的看法与试探经过。

“林检点识见过人,清妖再怎么玩弄伎俩也没用。”魏超成佩服地赞道。

湘勇围攻九江半月以来,损兵折将,又兼天寒地冻,雨雪霏霏,众将士躁动不安,战则劳而无功,不战又不能撤退。曾国藩也烦恼不已,这时却又传来坏消息:仿湘勇水师的江西水师在总兵赵如胜统率下进攻鄱阳湖内的姑塘,被罗大纲率湖口水师击败,缴获一百多条战船、七百多门大炮;太平军在江西内河上设大木簰,横截水面,阻断运粮通道。

彭玉麟去见曾国藩,劝其转变目标道:“贼将林启容是善守之将,短时间无法攻克,我们这样耗下去并不起作用。而且九江得湖口之助,又有粮饷、弹药源源不断补给,再怎么围攻也是徒然。继续耗下去只能导致将士们士气尽失,到时逆贼发动反攻,后果不堪设想。不如暂且绕过九江,先去取湖口,然后攻下九江周围州县,剪其枝叶,断其供给,九江城自然不战自乱,那时便可轻松拿下。”

“在未下九江前,润之曾劝谏我说,我们一路急下,主客之势已经易位,不可轻进。如果弃九江而继续东下,腹背受敌,万一受挫,也深为可虑。”曾国藩将自己的担忧讲出来,不愿冒险。

“那时候因为水师行进太快,与陆师不能配合在一起,故而需要稳步推进。现在水陆两师都抵达九江城下,而逆贼只能采取守势,久战对他们有利而对我们不利。再加上江西粮道被逆贼掌控,我们就更需要去攻湖口,打通东进道路。”彭玉麟认为时移势易,不可照搬原议。

“容我思之。”曾国藩又去找来胡林翼、罗泽南问,“如今九江围而不下,我们的粮道又被逆贼掌控,如何是好?”

“如此僵持确实对我们不利。围城强攻不下,无非三种选择:一是引敌人出城后歼灭,现在逆贼龟缩在城内,任凭我等如何引诱也不肯出来,这种办法无效;二是围城打援,眼下九江固若金汤,湖口之逆贼必不会出,这种方法也行不通;三是剪除周围枝叶,直接将城池困死,但湖口逆贼据守,保证了九江补给不缺,而我们补给反而陷入困境。

“为今之计,应留少量陆营继续围攻九江,其余都去取湖口。待占得湖口,既保障我们的供给,又形成对九江夹击之势,再来长久围困,方可奏效。”罗泽南显然与彭玉麟见解相同。

曾国藩见胡林翼不语,追问:“润之看法如何?”

“逆贼坚守不出,我们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罗山之言有理,只是去取湖口,也需时刻注意稳健,不可轻进。”胡林翼再三斟酌,方才同意。

正说间,咸丰圣旨又到,催促湘勇东下。于是曾国藩下了决心,留塔齐布率部分陆营继续攻打九江,其余人马在腊月初下湖口。

此时,黄文金守背倚石钟山的湖口,罗大纲守湖口对面梅家洲,石达开会合胡以晃援军,在湖口坐镇。各处布置严密,一如九江,更在湖口与梅家洲之间江面上设置多道铁索。

罗大纲对前来视察的石达开献计道:“曾妖头久攻九江不下,日后必然来攻湖口。湘妖所恃在水师,重点就在于解决他们;而湖口恰是鄱阳湖入口,何不来个‘请君入瓮’?”

“罗丞相所言与本王意图正相合。湘妖船坚炮利,这是他们的优点,我们的船比较粗劣,不可与之直接争锋。但是,快蟹、长龙船身笨重,运动呆滞,冲锋荡决,都由舢板担任,如果一旦把舢板分隔,便如鸟去翼,如虫去足,将为我制。”石达开笑道,“而且,妖兵自出长沙,连陷岳州、武昌,又经苦战攻陷田家镇江防,千里争利,未得休整,已犯兵法大忌,现在,我九江雄峙不动,而湘妖竟跨越九江来犯湖口,既久战疲惫,又恃胜骄傲。疲兵易制,骄兵必败,湘妖已在我们掌握中,不久就要打垮他们。”

“殿下将湘妖快蟹、长龙船与舢板分而制之,更具体有效了。”

“算算时日湘妖应该就要来湖口了,就有劳罗丞相坚守梅家洲。”石达开估计大战将临,勉励道。

“自当效命。”罗大纲信心十足,就怕对手来得太迟。

他送走石达开后,再次巡察梅家洲各处,检视船只、弹药,鼓舞士卒。不日,即见湘勇水师开来。翌日,彭玉麟率水师大举进攻梅家洲。罗大纲下令先不开火,湘勇见无抵抗,直冲上来。罗大纲这才下令开炮,将湘勇战船挡住,不得再前进。双方炮火交织,湘勇战船不得进,便用小舢板冲锋。

罗大纲也令小舢板护卫大船,待湘勇小舢板靠近,立即分割包围,一一消灭。湘勇小舢板抵挡不住,慌忙后撤,太平军却不追。彭玉麟见对手不敢出动,便又重新进攻。三次,四次,五次,多次重复第一次的对决场面,太平军始终不出。

水师无法奏效,罗泽南、胡林翼、李续宾等率陆师从太平军营垒背面包抄上来,先使兵卒拿石头、木板填壕沟,待能行走,指挥军马冲过壕沟。一队人马才越过壕沟,突然一声爆响,壕沟前被炸得土落石飞,重新形成一道壕沟。

罗泽南、胡林翼、李续宾等莫名其妙,明明适才兵卒去填壕沟,然后一队人马也走过去了,一直没事,怎么现在反倒爆炸了呢?无奈之下,发动人手再次填壕沟,继续冲锋。但因为有方才的教训,众军均趑趄不前,即使前面军马已走过的地段,也惴惴不安。

罗大纲在木城上将一切看得一清二楚,下令全力轰击。本就惊惶如鼠的湘勇,哪里还禁得起这番猛轰,顿时惨呼回奔,一时被轰死、踩死无数。罗泽南、胡林翼、李续宾在后面勉强压住阵脚,强逼士卒向前冲。前有陷阱与炮轰,后有督阵的刀枪,士卒们迫不得已往前挪,不过仍是送死,眼看尸体一层层摞起来。

恰在此时,曾国藩撤退的军令传来,众军才终于解脱。退回盔山营地,罗泽南派人打探适才壕沟前突然爆炸的原因,终于得知,壕沟前早已埋好地雷,引线却通过埋于底下的竹筒通道接入太平军营寨内,只要事先计算好时间,想让它几时炸便几时炸,想炸哪部分人马就炸哪部分人马。

石达开在湖口城头望见清军撤退,笑道:“罗丞相果然让梅家洲稳如磐石。”

“湘妖久攻九江不下,又来攻湖口,经此败仗,如果也坚守不出,我们怎么办?”黄文金担心对方有样学样。

“你玩过斗蟋蟀吧?”石达开笑问。

“斗蟋蟀谁没玩过。”黄文金转过弯来,恍然道,“哦,殿下是说,我们主动以小股兵力频频袭扰湘妖,就算他耐性再好,也终究要来与我们一战的。”

“正是这样。从今天起,我们每天夜晚派百只小船出去,或三只为一组,或五只为一队,分为几十股,载满柴草、火药、硝石、桐油,点火朝湘妖水师营寨放去;同时,出动小队人马,也如水上一般分成多股,向湘妖陆上营寨投火球、射火箭。无论水上还是陆地,都要敲锣打鼓,大声喊杀。”石达开准备实施袭扰战术。

“这种‘惊营’方法极妙,看他湘妖能忍多久。”黄文金认为大为可行。

当晚,夜深人静时,湘勇将士正酣睡,突然听得锣鼓声震天,伴着喊杀声传进营寨。曾国藩大惊,慌忙出营,见水师营寨里遍布火船,沿江两岸火光冲天,火箭、火球从天而降。他即刻令众军镇静,整队迎敌。好不容易恢复秩序,整军出击,太平军却已撤离。清军虚惊一场,又回去睡觉。

以后数日,夜间均是如此闹腾,虽不再慌乱,但湘勇个个无精打采,纷纷请战。罗泽南、彭玉麟等也来找曾国藩请求道:“逆贼如此夜夜惊营,我们也拿他们没撤,时下又正值寒冬,将士们实在熬不下去了。我们本来占优势,逆贼就是想龟缩在城内,等我们自己撤退。干脆对湖口、梅家洲发动全面进攻,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那就同时进攻吧。不过切勿猛打猛冲,要注意在攻打中寻找长毛的破绽,一击而定。”曾国藩也被太平军惊扰得烦躁不已,寻思再不出击,闹出兵变就难以收拾了,便也同意出击,于是下令全军出动,同时攻击湖口、梅家洲两处。

石达开与罗大纲沉着应战,由早至晚,双方各有损伤,湘勇却不能靠近太平军营寨,只好撤退。黄文金意欲反击道:“现在我军将士士气高涨,个个欲求一战,湘妖当初的锐气不复存在,已成疲兵,正可使诱敌之计。”

“还不到时候。湘妖虽然已成疲兵,但仍不可小视。湘妖如饿狼,虽急于寻食,但对于陷阱还是有警惕性,如果诱饵太小,即我们付出的代价不大,那么他们也未必上当。”石达开耐性十足,并不认为反击时机已到,让诸将稍安勿躁道,“战场对阵,即使要面对面厮杀,也需讲究攻心。在决一雌雄前,先让清妖乱其心志,那么再精明的饿狼也会变得愚蠢,到了这种程度,我们就能轻而易举地消灭他们。我军将士士气高涨是好事,让他们再憋一下,刀越磨才越锋利,决战时才更有杀伤力。”

0

第三十二章 斗蟋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申博电子游戏 书友交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网站地图 网上百家乐 百家乐登入网址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代理官网登入 申博太阳城游戏下载 菲律宾申博游戏怎么登入 金太阳国际娱乐网址
申博现金百家乐 太阳城app下载 澳门银河赌场 盛618官网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娱乐 申博娱乐登入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现金网 申博登入网址 太阳城亚洲开户 澳门银河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