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浪淘沙 月白晨风>浪淘沙 第十八、十九、二 十节 ( 完 )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浪淘沙 第十八、十九、二 十节 ( 完 )

小说:申博电子游戏 作者:月白晨风 更新时间:2021/2/12 10:07:15

(十八)

李式平端坐于知府大堂之上,一班衙役分立两边。

堂上大梁挂着一方匾,“清平世界”。

紫陌、绿杨、潘不饶各自跪在大堂下。

李式平,“何似仙被杀一,自首的却有三。究竟是谁?从实招来!”

潘不饶,“李大人,不劳费神,是我!”

绿杨,“不!何似仙要**的是我!”

潘不饶,“所以我见事不平,一时性起将何似仙杀了。”

李式平,“但从仵作验尸的尸单看来,何似仙身中两刀,却是出自一人之手。”

紫陌说,“李大人明见,如果是绿杨。何似仙在上,她手中的刀从何来?她又何能一刀扎在何似仙的肚子上?”

李式平一拍惊堂木,“谁杀的,本府了然于胸。将绿杨逐出公堂!”

两厢衙役一声“威武”,过来两人架起哭喊着的绿杨,就将她拖了出去。

绿杨被衙役拖了出来,小桥一把拽住了挣扎着的绿杨说,“姐姐,没你的事了,还进去,你找杀呀!”

绿杨哭着说,“都是因为我,杀了谁,都不如杀了我呀!”

小桥说,“姐姐,你就是个想不开!……”

知府大堂上。

紫陌与潘不饶同时向知府李式平磕头高呼,“李大人,清官大老爷啊!”

李式平摇摇手,“就你们两个了,清不清审了看。”他一拍惊堂木同,“紫陌,你杀何似仙,根据何在?”

紫陌,“何似仙横行霸道,他要强占绿杨为妾,也是李大人亲眼见过的!昨晚,他又以为鲁裕饯行为名,行为不轨,欲**绿杨,我不杀他,杀谁?”

李式平,“你杀了何似仙?抬起头来。”

紫陌将头一抬,与知府李式平对视着。

李式平好好看着紫陌,“本官左看右看,你都不象是个杀人的人!”他又望着了潘不饶,“倒是潘不饶……”

潘不饶应声道,“小人在!”

知府李式平,“定你是个杀人的,不委屈吧?”

潘不饶就叫一声,“李大人英明啊!”接着他跪地朝前爬了几步,“人,不是我杀的,”他指着紫陌说,“她,杀得动吗?她个妇道人家,手无缚鸡之力,何似仙不杀了她,就谢天谢地了!”

李式平点点头,“紫陌,潘不饶已是供认不讳了。”

紫陌,“李大人明察。潘不饶要饭,要一顿吃一顿,他是活腻味了!”

潘不饶拍手称快,“对极了!我的日子饥一顿饱一顿,翻墙上树,偷鸡摸狗,连个老婆都没有。而何似仙,小妾一下十五个,还要霸占绿杨来个十六!我不杀他,杀谁?”

李式平,“紫陌,听听,潘不饶连作案的动机都是清清楚楚。”转而他问,“潘不饶你的杀心起于忌妒,你也在想着绿杨的心事?”

潘不饶,“爱幕之心不瞒,想绿杨的心事不敢。但绿杨她若被何似仙霸占,那我把翠竹苑的墙头扒倒了,这辈子就连个影子也见不着她了!”

李式平,“刀口已经验明,何似仙为潘不饶所杀。来人呀!潘不饶的口供即可划押。”

紫陌高呼一声,“慢!李大人,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知府李式平一擂案桌,“搞清楚了,这是知府的大堂!”

紫陌说,“你有意开脱于我,李大人,可我并不领情!”

李式平,“唯实事而求是。本官理得平,摆得正,我为什么要开脱于你?”

紫陌冷冷一笑,“此案起于我请客为鲁裕饯行。李知府,鲁裕,你为何一句不问?”

李式平一楞,“鲁,鲁裕何在?”

紫陌冷笑着说,“和李大人当年一样,也去赶考,鲤鱼跳龙门去了!”

李式平,“你!”

紫陌,“李相公,当真不认识我了?可二十年前,你叫李金龙。”

李式平,“无嵇之谈!你竟敢当堂羞辱本官,你,你……打!来人啦!”

紫陌笑道,“死都不怕,还怕打吗?”

两厢衙役一拥而上,就要把紫陌拖翻时,紫陌高喊一声“且慢!”

衙役有意不动了,回头只望着李式平。

李式平大喝一声,“望我?打,还不给我打!”

紫陌说,“这分明是要掩住我的口!李金龙,这回你是太慌张了!”

李式平从最初的冲动中平静下来,“本官有量,不慌张。讲!”

紫陌,“李金龙,二十年后我们又见面了。也和绿杨一样,当年你我诗书往还,信誓旦旦。一介穷书生,为你赶考的资费,我是穷其所有还不够,又将身子多压给了鸨儿三年,三年啦!你曾赌咒发誓,一旦高中就来接我,可你从此却如白云黄鹤,一去不复还了!”

李式平一拍惊堂木,“胡说!李金龙?本官从来也不叫李金龙!”

紫陌,“我说的不实?你屁股上有颗核桃大的痣!你敢当堂脱下裤子看看?”

李式平十分平静地点点头,“这回我是彻底地审明白了!好个老鸨,你既有胆子污陷于本官,那么杀何似仙便也势在必然!”

潘不饶,“李大人,你怎么转而又要杀她了?”

知府李式平,“还不明白?审案审案,本官正在审案,本官审的就是这个案。”

潘不饶转头看着紫陌,“紫陌,娘,你是被鲁裕那厮气糊涂了吧?”

紫陌摇摇头,“相反,我是被鲁裕一气,就更清醒了!绿杨若跟你,我放心!若是鲁裕,鲁裕所为,实与二十年前李金龙如出一辙!”

李式平一拍惊堂木,“紫陌,依本朝例律,妾告其夫,夫获罪,妾更罪加一等;妓女污陷于官呢?那就是死罪,更何况你还承认杀了何似仙?你离死期已然不远了!”

紫陌,“成全我了!这些年来风雨如磐,我累了,我正想歇歇了……”

知府大堂外绿杨高喊了声,“娘!”就要不顾一切地冲进来,又被小桥一把拖住了。”

绿杨,“你!”

小桥,“娘死,一了百了,翠竹苑就正好我们姐俩合伙开着,正正好!”

绿杨“呸”地声,挥手一个大嘴巴就抽在了小桥的那张粉脸上。

(十九)

一处树林葱笼的短松冈。紫陌的新坟前香烟缭绕。

绿杨与潘不饶双双跪拜于坟前,他们继而站了起来,三步一回头,与紫陌的孤坟挥泪而别。

(二十)

短松岗下大路,日色将暮。

绿杨与潘不饶望见一队人马,旗杖飘摇地远远而来。

这队人马走得近了,只见鲁裕骑在高头大马上,一身锦袍披红挂花而来。随从闹闹嚷嚷开着路,开路的牌子上写着,“新科及第状元郎”。

鲁裕望见了绿杨,一勒马缰停了下来。绿杨与潘不饶要走,被鲁裕拦住了,“绿杨!你这是往哪里?”

绿杨,“天涯海角!”

鲁裕又望一眼,这才看清了潘不饶,“潘不饶?”

潘不饶挺胸一昂头,“绿杨已是我的妻了。”

鲁裕沉呤了下对绿杨说,“你若回头,我并不嫌弃。绿杨,这就算是我特来接你的。”

绿杨,“回头?你真敢想,胆子也真大啊!”

鲁裕,“干大事,做大官,从来就是要敢想也敢干!”

绿杨,“那么?你当真就不怕你我上了床,我在床上一刀把你杀了?”

鲁裕摇摇头,“杀不了。”他又一笑,“而现在,你就走不了!”

潘不饶,“新科状元郎,别看你人多,这可是个杀人越货的地方啊!”说着他从腰间豁然抽出了一把雪亮的大砍刀……

(完)

2003、、15日初稿于丹凤街

   修改于2003、7月24、25、26、27日大暑之期

二〇二一年二月二日星期二再改毕于苜

0

浪淘沙 第十八、十九、二 十节 ( 完 )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申博电子游戏 书友交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网站地图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娱乐开户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游戏平台
www.msc11.com 申博太阳城66msc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登入 申博在线下载登入
申博官方网址 盛618官网 太阳城申博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官网登录 ag真人百家乐 ag娱乐登入 澳门百家乐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登录网址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