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烂漫星空>第六十九章 血战不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九章 血战不屈

小说:申博电子游戏 作者:老刀胡侃 更新时间:2021/3/23 15:22:31

来的是几辆从山下返来的运输车,从右街拐弯驶过来,头一辆车上的驾驶员开心地吹着口哨,突然望见正在更换武器装备的抵抗战士,一惊之下,大叫不好,往空连连开枪报警。

战斗提前打响。

此战难点在如何快速消灭贝军的六辆M型战车(营部两辆、J排四辆)。

M型是贝军在第二次行星际大战时研发的战车型号,之后的两百年间几经更改,目前再以M型命名,有向初代致敬之意,由此可看出该型战车的名头有多响亮。

骑兵侦察车和装甲输送车是该车族的衍生版,但要论及战斗力,则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该战车实际上是KF81型号的升级版,分轻重两型,区别主要在火力和防护能力上。

简单说,轻型不如重型,即轻装合成营的综合战力不如重装合成营,但对仍在大量使用淘汰武器的抵抗军而言,则是超超重装营。所以,区区一个营也能打垮四五千人的抵抗军。

该战车系列皆采用了概念化的隐形设计,能有效防御雷达探测,而M型战车的可探测面积更小,在雷达上也就是架婴儿车,当然,可探测隐形的毫米波雷达除外。

该车的防护性能非常突出,表面涂有防激光蒙皮,同时兼具主被动反应式防护系统,整体构造和装甲输送车的一样,区别只在于有无炮塔底盘,和防护装甲是否内置以便隐形。

所配备的一台离子混合发动机使其最大公路速度达到每小时一百一十公里,人员配置为3+9,即三乘员加载员九人,可携带一个标准步兵班,每排三班配四辆,多一辆为备用。

主炮为一门由莱茵克金属公司研发、生产的最新版WOTN35mm低线膛电磁速射炮,火力虽不如重型战车的50mm炮,但在一千八百米也能连续贯穿三块120mm均值钢装甲,除发射榴霰弹、破甲弹、碎甲弹和次口径的穿甲弹外,也能以空爆弹杀伤敌方步兵。

除主炮外,还配有一挺7.62mm同轴电磁机枪和12.7mm智能遥控电磁机枪。与侦察车和运输车不同的是,该车特别配备了一门和重型战车一样的中型中口径激光炮,专用于摧毁敌方高价值目标,陶式电磁发射器可发射二十四枚反坦克导弹或数量更多的火箭弹。

主炮最大仰角接近九十度,两挺机枪的俯仰角在负十度至正六十五度之间,12.7mm机枪穿深为一公里66mm,可发射贫铀穿甲弹,另配有多套烟幕弹发射器。

两边车壁有多个射击孔和防弹瞭望窗口,可实现行进间射击。

该车的另一大亮点是侦搜和观瞄。

车体遍布可全向三百六十度覆盖的潜望镜观瞄系统,显现在炮塔内部车长前方的液晶显示屏上,实现无死角侦察,并配有光学中继显示装置,整体侦搜能力已接近骑兵侦察车。

另有两部独立的三合一观瞄系统,可集成昼夜间全场景CCD光电成像、红外热像仪和激光探测、测距信息,在观瞄视野显示屏上同步显示,分置于炮塔上方和左侧,供车长和炮长使用。这样,炮长除了炮塔前方的炮长镜外,还可直接利用侧面的这个观瞄系统独立观察、搜索,大幅缩短发现目标的速度和时间,从而增强了态势感知能力。

该车底盘虽为中型通用底盘,但履带为双销挂胶履带,而非单销挂胶履带,同时使用了重型扭杆悬挂系统,使一向存在的机动性不足的弱点,有了一定改善。

以该战车十分强劲的火力,又是在平地,两百多人的突袭队仅够一辆车打十几二十秒。

J排排长见弹药库被抵抗战士神不知鬼不觉地拿下,火冒三丈,下令四辆战车立刻攻击。

形势顿显危急。

危急的不止突袭队,同一时间,半山腰已经顶不住,快打垮了。

库姆此时的心情只能用心急如焚来形容。

为了避开贝军猛烈的炮火覆盖,又要阵地不丢,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三百多名抵抗战士分成五队,轮番上阵,可贝军在吃了一次大亏后,变得格外小心谨慎,不再轻敌和盲目进攻。

他们打得颇有章法,也很狡猾。

只要抵抗战士进入第一阵地,步兵立刻趴地上保命,依靠大石头、石坑、凹地作掩护,呼叫山下炮群和天上的武直、无人机攻击,待炮火延伸,再驱动武装机器狗往山腰进攻,等机器狗前进了二三十米,这才边开枪边往山上爬,而一见有抵抗战士奔向第一阵地,又赶紧趴下躲藏,再次呼叫炮群和武直、无人机攻击,如此反复不断。

武直、无人机、激光炮、速射炮、高平两用炮、小型导弹、重机枪等除了第二轮进攻开始前,实施过火力覆盖外,之后都是间歇性攻击,既是诱敌,也是尽量节约弹药,打绞杀战。

抵抗战士不进入第一阵地,这些机群、炮群就不打,只要进入,马上就是轰炸、扫射,掩护步兵行动,看似节奏缓慢,实则好整以暇,步步为营,让抵抗战士一拨拨地来送死。

如此打法,分明就是要依仗绝对的火力优势,将第一阵地当作坟场。

因为贝军知道自己并不像科幻大片、战争大片所宣传的那样英勇无畏、无往不胜,大兵们因贪图享乐和天生自由散漫,其实挺怕死,作战意志不高,纪律性也不强,为钱卖命,打不了苦仗、硬仗,碰到不怕死的,很难硬拼下来,所以才有那条损失超过百分之四十,就可撤退或投降的奇怪的军规,能做的就是充分发挥所长,协同作战。

面对这样的消耗战术,在指挥系统失灵,武器、装备又相差悬殊的情况下,库姆再会打仗,抵抗战士再勇敢,也没别的办法,只有拿命去填,可还得命够才行。

血战不到半小时,四个梯队拼光,三百多人仅剩四十多人,还大多负伤,因为很多抵抗战士都没防弹衣,就算有,质量也一般,全靠意志力、复仇信念和血性,才顽强地坚持下来。

而且,像如此艰苦的硬仗,他们也很少打,经常是打垮了就逃,没死的聚集起来再打,屡败屡战,能够坚持近半小时,可说已经创造了奇迹,很了不起。

他们必须争夺半山腰的第一阵地,因为后面无险可凭,只要被贝军占领,就全线崩溃。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短短几小时,抵抗战士就牺牲了两千多,超过一半,好几百人负伤,有些往山顶逃,有些崩溃了,还有些不知下落,那些好不容易装备起来的落后的武直、坦克、战车,也全在大村子被贝军击毁了……

那军官带了几十人去打侧翼,没打多久,就负伤逃回来,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全死了。

更难的是,库姆现在不但人少,而且弹药严重不足,已撑不下去。

唯一欣慰的,是那些凶狠、可怕的机器狗只剩十来台,贝军士兵又死了六七十人,还有不少武直、无人战斗机被击落,战车被击毁,攻势也不如开始那么猛了。

他记得自己就打下四架武直,位置靠前的一辆M型战车和两辆车载高平两用炮也是被豪酷机步枪贯穿正面装甲而炸毁的,不到一千米的距离,接近亚光速的速度所产生的动能实在强大,可惜只有一支豪酷机步枪,独木难支。

又一轮残酷而狂暴的轰炸、扫射开始,随后,贝军士兵又往上冲。

这一次,他们胆子大多了,因为发现抵抗战士确实不行了,垮了。

冒着烈火、硝烟,看着死神的狞笑,库姆带着残兵再次奔向第一阵地,奔向这永远也填不满的坟场。仅仅几分钟,他身边就只剩下十多人,连死的感觉都没有了,只有铁蹄践踏声。

这践踏声,从贝军大兵们的脚下发出,如擂鼓,越来越响亮地传来。

铁蹄过处,必然是血的飞洒、流淌,然后踏着一具具尸体,杀向小村子,再杀向山顶。

然而,反击还在继续,只是稀落。

这稀落,说不出的落寞。

贝军大兵们已经敢弓着腰往上冲了,子弹密集地射来,弹光乱闪。

落寞的枪声还在单调地响着,嗤嗤嗤,点射、速射不断,激光乍现。

库姆仍活着,仍在射击。

他知道,只要自己还在坚持,阵地就还在,就仍还有那么一丝希望。

仗打到这个程度,这么多人在身边倒下,已经不是用什么豪言壮语能激励的了,就剩一个信念还在,就是知道不能退。退了,山上的人都没活路,不退,多多少少还有人能活下去。

正是求生的信念,在支撑着他和十多名抵抗战士不屈地坚守。

可这信念也越来越渺茫了,因为反击的枪声越来越单调了。

他还有不到三匣电磁弹,大概一千来发的样子,可面对贝军强大的火力,也撑不了多久。

贝军呈散兵线往上攻来。

他心里默数着,冷静地将豪酷机步枪悄悄支到战壕边的一块石头旁,也不抬头看敌人,只瞧着量子监控器,突然大吼声打!扣动扳机扫向那些毁掉的武装机器狗,引爆它们身上的弹药,顷刻传来一阵惨叫,身边却无枪响。

他这才发现,那十多个抵抗战士不知什么时候都死了,只剩自己。

阵地空了。

看着身周一具具满是泥土和血污的残缺尸体,想到他们的生命就这样遽然消失,他心里好难受,觉得对不起他们,没带好他们,没让他们多活一会,或活下几个来,却又欣慰,感激他们的坚持和视死如归,为他们默默祈祷。

他没能做更多,因为贝军士兵又在冲了。

他继续战斗,一个人,两支枪,时而蹲下,时而跃起,时而疾跑,在寂静中细听轻微的电磁枪声,听不到就听风声,因为电磁弹划破夜空,会搅动空气中的分子结构,产生一股激爆的气流,能提前听到,就知道子弹从哪个方向射来,或许能活命,但如多了,听到也没用。

能利用的机器狗也没了,剩下的是还能动的几台,这些该死的怪物!

他听到了骤急的风声,毫不迟疑地将一块好几百斤重的大石头直推下去,就见两台正冲向战壕的机器狗在大石头的猛烈撞击下,嘭嘭嘭地翻滚下去,枪乱射。

他是龙星人,力气在火星自然很大。

趁他对付机器狗,贝军士兵们嗥叫着躬身冲来,凶猛地射击。

他没法同时对付这么多敌人,无奈地惨然一笑,却仍在反击……

突然,一阵火箭弹从山顶射来,直射入敌群炸开,十多个敌人炸死,其余的忙趴下。紧随着落后的机枪、步枪的射击声,几百名抵抗战士冲进第一阵地,带队的竟是阿杜拉将军。

他看着满脸是血的库姆,怔怔地看着,仿佛在看什么从未见过的十分奇怪的怪物一样,忽然大声说:“奸……老子就找到四百来个不要命的,全他妈给你了。”

库姆着实没想到,生死关头,竟是他带兵来,不禁有些哽咽,强忍住,说了个好字。

贝军的集群攻击很快又展开。

库姆大叫声快撤!

又是一阵呼啸的轰炸声、尖锐的扫射声凶猛地响起,震爆弹、破片弹、榴霰弹在阵地上空纷纷炸开,全是面杀伤,成千上万的弹珠、弹片飞溅,往战壕里崩弹射杀,电磁航炮弹、机炮弹、重机枪弹连钢板都能射穿,更能击穿岩石,打在身上就是一个透明窟窿,血肉飞溅。

啊啊啊……

惨叫声痛彻心肺地响起。

一名战士的腿炸飞,被腾起的尘土淹没,他抱着残腿大哭,血与泪留个不停;几名战士正开枪,忽然一痛,身躯呼地甩出战壕外;十多名战士还没来得及躲避,就炸成肉泥;还有的战士根本没反应过来,不是被抛来的石块撞的血肉模糊,就是被轰然塌陷的泥土埋住……

“我听不到了!听不到……”

“好黑!黑啊!我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惨叫声、哭号声、悲泣声、痛骂声……悲壮地和绞杀声混在一起。

血无止境地流。

不消片刻,又有几十名战士牺牲。

库姆刚跑几步,轰地一声,一枚导弹在数米外炸开,身不由己地滚落在地,还没爬起来,就听啊地一声惨叫,只见阿杜拉受伤倒地,血流如注,扑过去抱起他,跌跌撞撞地往上飞奔。

一摔之下,他才发现左小腿不知如何受伤了,电磁弹擦着腿骨穿出,痛的扎心,迈一步都难,豆大的汗珠直流,陡见夜空泛起红光,急回头看,大村子火光冲天。

他见腾起的火光在空中连连闪爆,便知是弹药库爆炸,惊叫完了!

3

第六十九章 血战不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申博电子游戏 书友交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客户端下载 真人百家乐
菲律宾申博游戏登入 太阳城申博官网登入 www.sbc883.com 申博游戏下载登入
申博娱乐手机版 申博娱乐网 澳门赌场 老虎机游戏
真人百家乐 申博娱乐手机版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app下载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娱乐官网 太阳城亚洲注册 百家乐娱乐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