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梦回吹角连营之六诏>第22章 绸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2章 绸缪

小说:申博电子游戏 作者:周能周能 更新时间:2021/3/23 23:04:32

张寻求拿起几上揉成一团的密函,重新捋平,眼睛再次投向密函上的文字。

这是封寄往蒙舍的密函。信函直截了当的说,蒙舍要支持于赠,扶持于赠成为与张寻求抗衡的另一支力量。

信函说,如果不能造成两虎相争,那就果断地除去张寻求。因为狡诈的张寻求一旦羽翼丰满,为了自身的利益,他会与蒙舍诏为敌。

已经是很晚的午夜了。张寻求没有想到要上床休息。虽然死鬼波冲欲求旺盛的老婆,在床上等着他。

他的背脊渗出了一层冷汗。夜晚的冷风一吹,更增加了心里的寒冷。

他惊恐的是:信函如果落到盛罗皮手里,而不是自己手里,他就完了。

只有他知道,让小公子“恰巧”撞见王妃和他偷情,从而铲除波冲,只不过是诚节个人的意思,盛罗皮并不知情。

简单的说,诚节不希望皮罗阁有越析这样一个靠山。

而让张寻求最终答应挺而走险的是,诚节全力扶持他上位。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波冲没有儿子,继子于赠根基不稳,波冲这时死去,正好。

诸神保佑,张寻求心里说,如果不是留了一手,碰巧收买了浦田,这封密函就会送到蒙舍盛罗皮的手中。可以想见,显赫一时的越析老张家,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当初布下浦田这颗棋子,并没指望能起多大作用。

浦田是那种武技平平、长期不受长官待见,却嗜赌如命的人。可他手气太背,宾居第一天就输得连裤子差点都保不住了,幸好浦田那天碰到了一个好心的女子,幸好这个年轻妖艳的女子,是浦田六甲部落的小同乡。

赌场失意的浦田,不加思索地和小同乡来到了她的家。

艳遇的浦田和饥渴的年轻女子,在一起翻滚着快活时,一个六十开外、体格瘦小的小老头,在一个壮汉的搀扶下,踹开了房间的门。

“你、你,该死!”小老头指着年轻女子,连生气带咳喘,话都说不利索了。

小老头是年轻女子的男人。

小老头老迈、咳喘得接不上气来的样子,让浦田明白小同乡为什么会对男人如此饥渴了。

“老爷,不关贱妾的事,是这人强迫我!”小同乡指着浦田,哭哭啼啼。

浦田很是生气。提上裤子不认帐的事,浦田没少干,可现在不是没提上裤子吗?

一个鹞子翻身的浦田,从床上蹦起来时,高举起了抓在手里的刀。军人的浦田一点不费话,朝小老头当头一刀。

身在他乡的浦田,一点不在乎杀人。浦田从十五岁就开始杀人,杀过无数的人。杀人用不着眨眼的浦田心想,大不了,连小同乡一块杀了。

战斗经验丰富的浦田,刀锋在空中一转,首先劈向了小老头身边的壮汉。

从壮汉沉稳的步履以及散发出来的气势,浦田判断,壮汉是个职业军人,而且身手不凡。

他突然间的一刀,貌似对准了小老头,其实是要壮汉的命。

但他还是低估壮汉。

“哐当”一声,浦田向下劈出的刀,被壮汉踢中手腕后飞向了屋顶,紧接着胸口一痛,浦田被壮汉一拳击得飞了起来。

撞翻了桌椅、连带着刮哧哧撞坏了木柱的浦田,双脚一蹬,却再也跃不起来。

壮汉下手太狠了。浦田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壮汉退回小老头身后,揩了揩手,双手下垂,讥讽的看着他,眼里充满了不屑。

浦田心里一片冰凉:遇到高手了!

小老头是王府的一个高官,年轻女子是他的小妾,身边的壮汉是位将军。

“**官员妻妾,按律当处腰斩!”

颇通刑名的小老头,连咳带喘中,说出了让浦田差点吓瘫的话。

浦田知道,腰斩,是将人犯从身体中间一分为二。由于人的主要器官在上半身,腰斩之后,人不能痛快死去。哭爹叫娘之痛苦凄惨状,令旁观之人无不不寒而栗。

浦田崩溃了。他希望小老头能给他一个痛快,但这个貌不惊人的小老头,却是个折磨人的高手。

“饶命!求老爷饶命!”

年轻女人俏生生的跪了下来,一个劲的磕着头。**着的身子瑟瑟发抖。

“不关她的事。”浦田充英雄,“要杀要剐冲我来!”

壮汉身形甫动,浦田脸上已狠狠吃了一记巴掌。

“叫你嘴硬!”退回小老头身边的壮汉,面无表情的说。

浦田闭上了嘴巴。在壮汉面前,浦田逞不了英雄。

“哥,我不想死,求你求求老爷。我们一起求求老爷!”小女人转头对着浦田乞求着,一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凄楚样子。

浦田叹了口气,心软了下来。打,打不过;逃,逃不了;死,死不痛快。浦田没有选择。

“求老爷放过我们俩。”人在屋檐下的浦田,像小女人一样磕头求饶,心里却不抱希望。一无所有的浦田,连命都不属于自己了,小老头凭什么放过他?

小老头没有说话。壮汉也没有说。屋里,小老头双手负在背后,低着头思索。

浦田看到了希望。

“求老爷饶我俩一命。”浦田再次重重叩头。

“放过——也好!”小老头思索半晌后,终于说,“放过不是不可以,但得替我做事。将功赎罪。你可以做到吗?”

这时的小老头,不再费劲的咳喘,他转动着的眼睛,像锥子一样盯在浦田脸上。

“这个——”让浦田做对不起皮罗阁的事,他打心里不愿意。

“可以!”跪在一旁的小女人抢着回答。她摇着浦田的胳膊,哀哀地乞求着:“哥,快说可以!你说可以,答应了老爷,为老爷立了功,妹就可以做你的女人了。”

“可以。”浦田犹豫着。他想说不的。但他却不能为了虚无的道义,让年轻、鲜活的女人因为自己的自私而死。

“可以!”他再次说。

下了决心的浦田,眼神回复了坚毅。——小老头并没有让他做对不起皮罗阁的事。

“对诸神发誓!”

“浦田对诸神发誓!”

那天过了很久,浦田才从叫小青的年轻女人床上爬了起来。他后悔,但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呢。后来,他的那份悔恨,也被年轻女人的似水柔情瓦解了。

他明白,他是中了小老头的美人计。

如果事情重来一遍,他想,他仍然还会掉进陷阱里。这是他的命运,注定了的。想通了这点的浦田,昂起了头颅,心里再没有一点负罪感。

让浦田打心里服气的壮汉将军姓隆。

“你以后和我联系。”隆将军平视着浦田说。

“是,隆大人。”浦田低下头,恭敬的说。

浦田没有选择。按照隆将军的要求,浦田负责传送的密函,交到了张寻求手里。

读罢密函的张寻求,久久不能平静。一则心里生气,一则是忧心。气的是皮罗阁不按规矩出牌,打乱了自己的步骤。忧心的是,自己的卧榻之侧,皮罗阁若坚持让于赠鼾睡,自己安宁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那时不要说诏王的位子,就是项上的人头能不能保,都两说了。

张寻求知道,波冲在世时,为老谋深算的盛罗皮很是伤透了脑筋,一边小心提防,一边还得虚以委蛇。波冲曾说出过“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的同样感叹。狡诈如狐的波冲,料想不到的是以曹操自居的他,栽在了自己最为信任的相国之手。

虎父无犬子。现在,张寻求面对着的皮罗阁,是一个失踪了三年,再出场时已不同凡响的贵胄公子,也是一个让波冲、张寻求头疼的新晋对手。

为了自己的安危,殚精竭虑的张寻求相国心里想:皮罗阁一日不除,寻求一日难保!

下了决心的张寻求,摇响了桌上的铜铃。

“来人!找到立色将军,让他马上来见我!”

半个时辰后,立色随隆将军一起走进了相府。

“相国是说,于赠已经和皮罗阁勾结到了一起?”

赤黑立色对隆将军能找到秘穴中的自己,一点也不奇怪。他知道,如果他有十双眼睛盯着宾居,张寻求就有一百双眼睛盯着他。让他奇怪的是,这么夜了,张相国干嘛等不到天亮?

根据商议,他会在每天的上午,到王府和张相国碰头。

“是的。”张寻求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启明星从东方升了起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

“就在昨天的傍晚,于赠和皮罗阁在茶花宾馆秘密会面。他们一起密谈了一个多时辰,具体达成了什么协议,目前还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于赠得到了皮罗阁的支持。因为他准备对我动手了!”

“我不相信。”立色跳了起来,大声地说。

“我开始也不相信。”张寻求随着立色站了起来,忿忿不平的说,“我问自己,二公子不是当着你我,昨天中午才亲口承诺吗?怎么这么快就出尔反尔呢?可我安排在于赠身边的人告诉我,皮罗阁支持于赠出手铲除我,消息绝对可靠。”

“我不相信。”立色颓然地坐了下来,有气无力的说:“这也显得太儿戏了吧!”

“我想问将军一句,”张寻求不紧不慢地说:“威成王之后,蒙舍是大公子当家,还是二公子当家?”

“当然是大公子!”

立色毫不思索的说。

立色之前说服张寻求的理由:大公子已取代苏甲矣素成了蒙舍的三军统帅。威成王之后,大公子接诏王之位毫无悬念。

可事实却不尽然。谁都知道大公子诚节是庶出,也知道盛罗皮迟迟不立世子意味着什么。

尽管三军统帅离世子之位很近,但他不是。

立色当然不能对张寻求这样说。立色是诚节的亲信副将,和诚节已有了生死契约。命运把立色和诚节捆绑在了一起。

因为皮罗阁成了诚节通向诏王之位的绊脚石,所以立色也希望能把这块绊脚石搬走。尽管皮罗阁不久前还救过他一命。

如果让盛罗皮知道背着他干了些什么。诚节完了。立色也完了。

诚节不仅计划除去波冲,诚节也计划必要时除去皮罗阁。

立色给过皮罗阁机会。一天前的茶花宾馆里,立色和可儿有过一次会唔,在这次谈话中,立色表达了诚节对苏甲可儿的关切。

可她一点都不领情,她说:“不用了。回去后,可儿将呈请主公,请他解除可儿和大公子的婚约。之后,可儿与大公子再无牵连。”

可儿脸上的决绝,让立色心生感慨:变了心的女人,真是十条牛也拉不回啊!

拉不回来也得拉,因为他是赤黑立色,是大公子倚为股肱的心腹爱将。赤黑家族的命运,早已经和大公子诚节的命运绑在了一起。

而作为巫女的可儿,站在大公子一边的作用可以抵得上一支军队。

“办不到!主公绝不会同意。主公早已把你安排给了大公子。生,你是大公子的人;死,是大公子家的鬼。想改投二公子,休想!”

激怒的立色跳了起来,咬牙切齿,仿佛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猎豹。

“十五岁时,你就发誓忠于威成王,惟威成王之命是从。别忘了,你和大公子的婚约,是威成王保护你的护具。你不能辜负威成王的好意。你负有为大蒙舍强盛的使命。而大公子就是蒙舍的未来,明白吗!”

“可儿不明白。可儿没有忤逆威成王,可儿帮助二公子,也是为了蒙舍的未来。”

“不站在大公子一边就是忤逆威成王,就是背叛蒙舍。就要身受万蛇之噬。”

毒蛇蜷曲于阴冷地窖、喷吐着舌涎的样子,让可儿冷嗖嗖的心里发毛。她知道诚节有多大的势力,而代表着诚节的立色有多噬血。

立色勇冠三军,是蒙舍诏杀人不眨眼的第一悍将。皮罗阁因为诚节的仇恨,感到如芒刺背是有道理的。如果诚节要立色取皮罗阁的人头,皮罗阁是防不了的。

可儿害怕得眼泪心里直发颤。“请放过我们,看在二公子救过你一命的份上。”

为什么苏甲家族骄傲的苏甲可儿,会害怕得心里颤抖。可儿自问,你还是坚强智慧的苏甲可儿吗?——不,你变了,变得软弱,变得没有了智慧。因为你爱皮罗阁,甚于爱自己!你不再是原来的你了。

她不后悔对他的爱,但她害怕他会受伤害。

“不可能!”这时的立色斩钉截铁,“除非我死!”

“难道大公子非要二公子死、非要可儿和小阿柔也一块死吗?”

可儿不再害怕,她怒视着立色,声音也尖利起来。

皮罗阁说过,爱情可以让人软弱,也可以让人坚强。苏甲可儿必须坚强!

是的,可儿心里的声音说,没必要感到害怕。大公子代表不了蒙舍,也代表不了威成王。立色再噬血、残忍,他也有软肋。他的软肋就是他最小的妹妹——赤黑柔。

“除非苏甲可儿回到大公子这边。”这时的赤黑立色,态度明显缓和下来。

大公子说,发怒是因为心虚和软弱。——大公子是对的。

可面对着苏甲可儿和蒙皮罗阁,天塌下来也会当被盖的赤黑立色,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心虚和软弱。

这是因为他们比我强大得多——立色心里说。甚至比大公子还要强大。

漾濞路上的皮罗阁,让立色敬佩的同时,也在心里产生了畏惧。

如果那晚耶罗、和胜没有在一旁虎视眈眈,你也没有被搜走了利器,你是不是就会像希望的那样,杀了皮罗阁?

答案是不知道。立色会动手,并且毫不手软。可杀不杀得了皮罗阁,就只有天知道了。

从绝无可能处,多次创造奇迹的皮罗阁,让立色很没信心。

“二公子只要放弃争夺世子之位,立色会把阿柔送给他,为奴为婢,随他高兴。”

立色思索片刻后,又说了一句更没底气的话。“只要二公子答应放弃,立色立马把欠他的头,割下来给他。随他高兴。”

这已是立色的底线了。

可儿不愿意。可儿代表不了皮罗阁。但可儿清楚,皮罗阁对立色的头颅一点都不感兴趣。

立色和苏甲可儿的会唔,不欢而散。

那天,走出宾馆的立色不止一次的想:我会把头割下来给他吗?

会的。只要他肯放弃争夺世子之位。二公子会放弃争夺世子之位吗?——不会!

如此说来,大公子与皮罗阁早晚必有一战。为了大公子,我的头颅还得暂时留着。

大公子和二公子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龙虎相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第三种结果。

现在,从张寻求相府走出来的他,神色坚毅。为了大公子,也为了赤黑家族的荣誉,立色知道该怎么做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云朵里泄了下来。新的一天开始了。

1

第22章 绸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申博电子游戏 书友交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网站地图 申博现金网址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开户 澳门新葡京赌场
申博开户平台登入 菲律宾太阳娱乐登入网址 申博娱乐网登入 申博注册账户
澳门赌场 网上百家乐 太阳城会员登入 申博直营现金网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申博百家乐 太阳城亚洲
澳门大三巴赌场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现金网 ag真人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