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第三条路>第七章 干柴烈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干柴烈火

小说:申博电子游戏 作者:李正友 更新时间:2021/1/31 13:45:19

私塾放年假的第一天晚上,天空中稀疏的寒星时不时地从浮云里钻出,窥探着这片由泥沙淤积、被历代移民开垦的海西地。

河口街青石板街道上,一盏马灯在摇摇晃晃地由东向西移动着。

忽闪的灯光里,有两个穿着高木屐的黑影在街边行走。因为路面的冰雪和一阵阵风声,高木屐踩踏青石板的响声,比平时减弱了许多。

拎着马灯走在前面的,是小伙计仲富贵。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小棉袄,牙齿被冻得直打颤,浑身哆哆嗦嗦的。

走在后面的是李以文。他匆匆忙忙地吃过晚饭,说是要去大哥家问一问自家的鞭炮在城里卖得如何。

“走这么快干嘛?”李以文一边走一边时不时地嚷道,“赶着去投胎呀!慢点走!”

“是,是!二、二老爷。我、我是怕赶不上渡船呢!”仲富贵哆哆嗦嗦地答应着。

“哈哈哈……”李以文笑道,“说什么笑话?你就是半夜来,渡船上也有人。”

表面上,仲富贵对李以文恭敬地点头哈腰,可心里却在狠狠地骂着:“王八蛋!你自个儿穿着棉袍子,当然不怕冷,还不让我走快点暖和暖和!”

李以文一路上唠唠叨叨的,一袋烟的工夫便来到了街西头的一座院子前。

听到里面响起的狗叫声越来越小,李以文心中甚是高兴,感叹道:“好狗通人性啊!”

“是、是啊!”仲富贵口头上附和道,心中却十分气愤,“他这是说我连狗都不如。他平时在人面前口口声声说,拿我当他自家兄弟,都是骗人的鬼话!”

这宅子是朐南镇富人家居的普通样式,是八年前李章南为李以武买的。

在或明或暗的月光下,院墙斑驳陆离,墙角边几株枯黄的野草随风摇摆着,不过从高大的门楼还能够看得出院子当初的气派。

李以文前年过年写的对联因为风吹日晒,红纸已成了白纸,字迹已无法辨认。

不过,他依然记得那是他安徽的叔叔李章铜十二岁时的诗句——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

仲富贵见李以文呆站在院门前,便麻利地快步上前,微微踮起脚尖,昂着头,抬手抓住门环,“哐哐”地叩打着,嘴里喊着:“快开门,快开门呀!二老爷找大老爷有事来了!”

不一会儿,院门“吱呀”一声慢慢地打开了半扇,仲富贵提高马灯一照,看清了来人,原来是李以武家的老佣人范嬷(读音同妈,指女佣人)子。

一条大黑狗钻出来,围着仲富贵摇尾巴,好像无视他身边的主子。

“姆大哥在家吧?”李以文连忙说,“我来与他商量一下鞭炮生意。”

“哟,是二老爷呀!”范嬷子对李以文的真正来意早已心知肚明,显得稍微有点不耐烦。

她乜着眼,瞟了瞟李以文,然后板着脸说:“大老爷去镇上办事去了,还没回来!您看这……”

没等范嬷子说完,李以文装得很失望的样子说:“寒冬腊月的,又是冰天雪地,姆大哥怎么不在家?”

“说是催账的。”范嬷子道,“二老爷是不是改天再来?”

“这么巧啊!”李以文苦笑道,同时悄悄用手指抵了一下仲富贵。

仲富贵马上反应过来,按照李以文事前教给他的话说道:“老太爷说事情重要,不能耽误的。我看,大老爷不在家,二老爷找大奶奶商量也是一回事儿。二老爷,咱们进去吧!”

“好的。”李以文一边走进院子一边好像自言自语道,“这鬼天气真冷,今夜我们就不回去了!”

“老嬷子,”仲富贵道,“我还是和三位少爷一块住。再麻烦你把西厢房里的床铺收拾一下,等会二老爷与大奶奶谈好事情后,就在西厢房住了。”

“是!”范嬷子表面低眉顺眼地答应着,可心里却一百个不乐意。

“色鬼,装啥正经?大冷天的也不消停!还有这个该死的小歪嘴,还恬不知耻说自己人丑心善,请我给他说媳妇。我看,这小鬏是人丑心更丑,活该他歪嘴,找不到媳妇!”

范嬷子心中暗骂道,然后“呸”的一声,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

东厢房火盆里的炭火烧得极旺,烤的满屋子暖和和的。武盼弟正坐在火盆边纳着鞋底,听到轻轻的叩门声,起身开门一看,竟是自己正朝思暮想的李以文,心里一阵惊喜。

武盼弟把李以文拉进屋里,随手闩上门,然后迫不及待地搂着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李以文也紧搂着武盼弟,亲着她的额头,然后嘴巴挪到她的耳旁轻声叹道:“自从上次分别后,我时时刻刻都在想你,恨不得飞到你的身旁。”

说完,李以文就把自己的嘴堵上了她的嘴。

一抹红晕立刻染上了武盼弟的双颊。她想说话,可是嘴巴被堵着,又避让不开,便用手轻拽了一下李以文的**,然后轻轻地嗔骂着:“死鬼,怎么到现在才想起我来?”

“嫂子,我这是真的心疼你啊!”李以文深情地说。

“知……道……了……”武盼弟阴阳怪气道,“你就知道呆在弟妹身边‘心疼’我,谁信呢?”

“嫂子别这样说!”李以文感慨道,“我整天守着那些穷学生,还经常被大大当小鬏一样管教。华夏上下五千年呢,可他似乎就知道海西侯不海西侯的。

依我看,一个驸马爷,海西侯没做几年就投降匈奴,不久被汉将斩杀。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后代效仿的?大大真是气死人了!”

“得了!”武盼弟用手捂着李以文的嘴巴,笑着说:“哎呦呦,你怎么和你大哥一个德行了?有这样一个望子成龙的父亲还不知足,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呀!哪里像我们女人,一棵草都不如。”

李以文连忙说:“不,不是的!嫂子怎么能这样说呢?我从书上看到,男人是泥土做的,浑浑噩噩;女人是水做的,冰清玉洁。”

“我是说,你平时的那些甜言蜜语,还有情诗艳词都哪去了?盼弟还想听嘛!”?武盼弟撒娇道。

2

第七章 干柴烈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申博电子游戏 书友交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登录 百家乐娱乐登入 澳门博彩公司 菲律宾申博开户
太阳成娱乐成总代理 太阳城申博官网登入 申博会员登入 菲律宾太阳网娱乐登入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登录网址 申博太阳城注册 太阳城申博
菲律宾申博娱乐 百家乐娱乐登入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游戏
百家乐娱乐登入 太阳城会员登入 盛618网址 申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