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长风破浪会有时>第五章 不凡小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不凡小孩

小说:申博电子游戏 作者:浊酒静候喜相逢 更新时间:2021/1/6 23:38:30

第五章 不凡小孩

“幸好你们没遇见他们,林老太婆和她的侄子,好像是去哪回来又路过这里,她站门口骂了一会,还进屋了,见屋子没人又骂骂咧咧走的,走之前她的侄子把门给踹倒了,还砸了窗的。”?

“唉,都是我们命苦。”雪姨无奈的苦笑着。?

“不说之前他们那几次过来闹事,但今天你们都这样子,他们还不放过,真是没人性,迟早都要遭天谴的!”隔壁的闫婶听到她们说话,也出来说着。?

“就是,你说他们自己本身就不缺房子住,还念叨着你的房子,这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吗?”?

“可不是嘛,雪妹子,他们来了你们就赶紧躲,但这房子可不能松手的,一松手你们落脚的地方都没了。”?

--- ?--- ?---?

雪姨倒没多说多少,反而是英婶和闫婶义愤填膺地说了好一会,虽然她们帮不上什么忙,但说的话也可以让雪姨心里得到了一些慰藉,起码有人同情和关心,不像那边街上的人们,纯粹的冷漠围观和指指点点。?

夜,让横州这座边陲小城寂静了下来。?

劳累了一天的雪姨也卸下了一身的疲惫,开始酣然入睡。?

萧倩眯着眼睛却没有睡着,过了好一会,在黑夜中窥视雪姨似乎睡着以后,伸手轻轻地连拍了两下雪姨胳膊,都没感觉到她的反应后,就悄然下床,提着鞋子走到门边,轻声开门出到堂屋,外面的萧佚早已经在等着,两个小孩就这样悄悄地出了大门,关好门后就径直往城西方向走去。?

由于是郊区,一路都是黑灯瞎火,不说伸手不见五指,但也是黑乎乎的一片,人也只有适应了黑夜之后,才勉强可以看得见前面的房子和物体,但对于萧佚和萧倩来说,似乎都不是什么难事,一路走着都不会碰撞到什么东西的,也不见他们害怕什么的,但似乎刻意避开有人声响和有灯光的地方。?

只见两人从城南过了桥,再往前面分叉的一条小路走了进去,萧佚手里多了根长棍子不停地敲打地面,似乎在探路,也似乎打草惊蛇。?

如果雪姨或者其他外人看见了他们,肯定被吓一大跳,萧佚和萧倩走进的区域,正是横州城里面很多人都比较忌讳的地方----三片林!横州城有名的乱葬岗,半年来一直传闻半夜鬼哭的地方。?

但这些都只是其他人的想法而已,三片林对萧佚和萧倩来说,却是最安全的地方,晚上在被人追打的时候,只要跑到这里面,后面的人再怎么凶神恶煞,也是不敢跟着进来,还会害怕的离去。?

虽然外界一直说这里有鬼,但近半年来萧佚和萧倩一直都把这里当成了安全的港湾、安全的家园,却从来没有见过鬼,甚至认为,即使有鬼也是好鬼,至少不会像外面的人一样伤害他们,从这个角度讲,人其实比鬼要可怕多了。?

时间久了,他们也发现,这些要打他们的人,虽然对他们凶狠,但无一例外都是比较怕鬼和顾忌鬼的人,不用见到鬼,哪怕是在这听到异常声音都会被吓得不行,于是对于个别敢追进来的人,他们就模仿电视上聊斋里面的声音,还有场景,结果还真能把那些人吓得屁滚尿流、鼠窜不已。?

只见萧佚和萧倩,在三片林里面熟络的兜兜转转了好一会,绕到了小山毗邻河边的一处植物茂盛处,一低身,竟然在植物前直接消失,除非是大白天,而且靠得很近,不然还真发现不了植物后面竟然是一个小山洞,洞口里面距离地面一米高处还有个小洞,萧佚和萧倩无疑是从这里进去之后,又爬上了上面的小洞,正是这个垂直的坡度,即使外面有蛇鼠,也很难进从这入上面的小洞。?

没多久,洞里第一个拐弯处的土壁上竟然亮了起来,并拖拽着两个人影在上面,似乎里面已经点了灯或者蜡烛的,显然这两个影子就是萧佚和萧倩两人的,只听得一阵阵物品收拾的声音,之后光线便灭了,然后没多久,萧佚和萧倩走了出来,两人手里似乎都拿了些物品,敢情他们到这里就是为了拿东西的。?

萧佚前面用长棍子探路,萧倩后面紧跟着,走出了三片林,别人毛骨悚然的地方,在他们看来如同回家,萧佚之前跟雪姨说的也对,只有人才会伤害他们,鬼是不会害他们的,甚至还会帮他们吓唬走一些要伤害他们的人。?

只见萧佚和萧倩过了桥之后,沿着河边往北走,要是雪姨看见的话,估计也会大吃一惊,他们这是往她的婆家方向,也就是现在林老太婆的家走去,但不是在白天,而是在乌漆嘛黑的半夜,他们想干嘛呢??

林老太婆的房子在河边,正门对着马路,后门有条小路通往河边,方便淘米、洗菜、洗衣服的,后面有几棵不算高的树,林老太婆房间的一个窗口刚好就在树下。?

林老太婆今天也是劳累了一天,光是去雪姨住处打闹就两次,此时也是悄然入梦中,萧佚在窗外都可以听到林老太婆轻微的呼噜声。?

萧佚拍了拍萧倩的手,然后拍了一下萧倩手里拿着的东西,再指了一下边上的树木树枝正下方的位置,萧倩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直接走到大树后面,似乎在换衣服,然后到刚才萧佚指定的树枝底下站着,萧佚然后用一些东西在萧倩的腋下围着,然后再对着窗户指指点点了一会,似乎在密谋着什么。?

林老太婆今天是有点累了,不说走路去亲戚家找人过来帮忙,也参与了前儿媳妇住处的两次打砸,这些身体上的劳累,对林老太婆而言还是可以接受的,但让她心塞难受的是,以前这老实巴交的儿媳妇,只要自己哼一声她都怕得要发抖的人,让她往东更是不敢往西,连犹豫都不会犹豫的一个人,最近被她这么的打闹威胁,她却死也不肯把房子让出来给她,想想也是恼火。?

林老太婆正睡得正香,忽然被一阵“咘咘”的敲窗户声音吵醒,这声音先是连敲三下,停了一会又是连敲三下。林老太婆梦中被惊醒,又听这声音是敲窗户不是敲门的,迷迷糊糊的床也不起,用带着不悦的语气喊:“谁啊?”?

窗户外面没人应答,隔一会后又连敲三下窗户,这下林老太婆是彻底醒了过来,蛮横泼辣的性格使得心底的怒火一下子冲了上来,一边很不情愿的起来点灯,一边靠近窗户把窗推开,一边不客气骂:“你到底谁啊,有门不敲,敲什么窗户!”?

窗户外除了灯光覆盖之处,其他地方也是黑乎乎的一片,不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如果有人的话也是可以看到人影,但现在是看不到人影,林老太婆正要再次发怒之际,“咘、咘、咘”敲击窗户的响声再次响起。?

只见窗户底下有个白色的物体正敲击着窗户的下沿,并一点一点上来,林老太婆定睛一看:竟然是个骷髅!黑洞洞的眼眶、黑洞洞的鼻梁,以及阴森的牙齿,在灯光的映照下,有说不出的恐怖正对着自己,那骷髅的下巴、颈椎骨等等也一点一点从窗户下往上升起,似乎有要从窗户进来的之势,林老太婆虽然平时看起来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什么脏话也能骂出口的悍妇,但也只是针对人,现在面对的是死人骨头、涉及鬼怪一类未知的东西,心底还是有种本能的害怕,尤其是老到了预见天命的阶段,对这方面更是忌怕莫深。?

只见林老太婆直接脚底一软,“啊,鬼啊!”的一声惊叫,直接脚底一软,紧跟着“噗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随即浑身颤抖着连滚带爬地往远离窗户的地方爬,正当她慌慌张张爬到另一头的门边,哆嗦着扶着门爬起来,手忙脚乱要开门出去之际,平时很好开的门一时却怎么也打不开,又是听到一阵“咘、咘、咘”的敲窗声,林老太婆吓得又是一阵颤抖,手在门上乱开门的同时,眼睛不由自主地又往窗户看了过去。?

这一次什么也没看见,骷髅没有进入屋子,也不在窗户上,林老太婆擦了一把眼睛再看,确实什么都没看见,心神稍微定了一下,在对着窗户暗自思量刚才是不是眼花之际,更让她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窗户上面缓缓降下一双脚,然后是一双腿,一个身子,似乎从天而降,吓人的是,这人不大,似乎是个小孩子,但他脚上穿的鞋子、身上穿的衣服,竟然是死人才穿的寿衣,这一点林老太婆可以确定加肯定,顿时林老太婆站起来的身子又一下子软了下去,直接瘫靠在门上,连扭头不看窗外的力气都没有了,两眼惊慌失措地看着窗外缓缓而降的鬼,嘴里反复地唠叨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窗外的“鬼”终于停住了,看身材像是个小鬼,头上戴的帽子、身上穿的衣服、脚上穿的鞋子,的的确确就是死人的用品,脸却被帽子、头发遮盖了大半张脸,看不清楚,一手拿着根蜡烛往嘴里送,似乎在啃食火红的蜡烛,另一个手捏着一个骷髅,让黑洞洞的眼眶对着林老太婆晃,整个“鬼”漂浮着出现在窗户上,散乱的长发下一双眼睛似乎正在盯着林老太婆。?

林老太婆平时泼辣耍横只是对人,谁都敢骂,可何曾遇到过这种场景?在已知天命的年龄,面对着这从天而降的鬼,已经全没了以往的泼辣蛮横,现在是怕得一塌糊涂,裤子也湿了一大片,有些甚至流到了地上,腥臭味也已经从林老太婆身上散发出来,显然已经大小便失禁,但林老太婆全然不顾,还是语无伦次的喊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你别过来、别过来”之类的话语。?

忽然间,那漂浮的鬼“呼”的一声之后,手脚开始在空中舞动,接着它前面飞起一片雾,向屋内飞洒进来,再接着它手里啃了一半的蜡烛直接对着林老太婆扔了进来,恰好砸在林老太婆头上,然后又是一个骷髅砸在她身上,落到地上后黑洞洞的眼眶正对着林老太婆。?

林老太婆痛倒不是很痛,但就是怕得要死,顿时杀猪般惨叫起来:“救命啊,有鬼啊!”,林老太婆的身子一下子似乎又充满了力量,爬起来,使劲地对着门的插销推拱了好几下,终于把门打开,一身屎尿的拼命往门外跑,由于她的卧室是侧房,出了门之后,又“霹雳乓啷”地撞倒了不少堂屋的东西,愣是不管不顾地硬冲到了大门处,这次倒是挺顺利把大门打开,然后以一个老年人不应该有的矫健和速度,真见鬼般的往远处的灯光处狂奔过去。?

与此同时,林老太婆凄厉的叫声也在午夜空无一人的大街炸雷般响起:“救命啊!有鬼啊”、“菩萨救命啊,有鬼吃人啦!”,声音充满了恐惧、绝望,更是响彻大街两侧。?

林老太婆叫声惊扰了的大街两边居民,让不少房子都亮起了灯光,不少小孩也被林老太婆的恐怖叫声吓得哭了起来,街上的狗更是被惊扰得狂吠不已,一时鸡飞狗跳,整条街都炸开了。?

始作俑者的林老太婆在奔走了一段距离后,一头撞上了街道拐弯处的一家店铺的一楼木柱子,直接倒下晕了过去,她本人算是消停了下来,但被她惊扰的邻居和鸡狗,却是骚乱的开始。?

如果林老太婆喊的是“救命”,出来的人还多一点,但她半夜喊“有鬼”之类,这些被惊扰的人家,有的不敢开灯、有的开了灯又躲进被窝、还有的开灯后直接烧香求菩萨保佑,林老太婆求救声大家都听到了,但一时就是没几个敢出去看看什么情况的。?

直到过了好一会,才有几个胆子大的出门查看究竟出了什么事,但一路寻过去时,才发现了之前狂喊救命的林老太婆,仰面朝天地倒在大街转角处的一根木柱子下,脸色惨白,头上有一个似乎碰撞后产生的大包,身上还散发着一阵阵大小便的恶臭,似乎之前受到了强烈的惊吓失禁了,万幸的是,呼吸一切正常,应无大碍。?

而林老太婆闹鬼的窗户下,在林老太婆夺门而逃之后,有个小身影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绳子,那漂浮在空中的小鬼也慢慢落到地上,只见原先地面的小身影迅速帮忙解开了缠绕在小鬼身上的绳子,再爬进屋子捡出之前扔进去的骷髅和蜡烛,而从空中下来的那个小鬼,则把身上的帽子、衣服、鞋子脱下装进一个袋子,然后一起就悄悄地从没人的河边开溜了,显然今晚林老太婆见鬼的这一幕,其实并不是什么有鬼,而是有人在捣鬼,也很明显,这一出戏就是萧佚和萧倩捣鼓出来。?

可怜林老太婆骄横跋扈一世,没想到今晚却被两个小孩吓得屁滚尿流,洋相出尽,就差没呜呼哀哉丧命了。其实也不能全怪林老太婆胆小怕鬼,世界上怕鬼的人那么多,林老太婆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人的大胆总是相对于一些熟悉的人和环境,但对于一些未知的环境和事物总是存在着一种莫名的敬畏感。在水里游泳时,如果清澈见底,水下没有什么东西,自然游得踏实和放心,但要是在一些深不见底的水库和河流,不确定水下是否有一些危险的生物,自是游得忐忑不安,生怕下面有东西把自己拽下去,因而对未知世界充满了敬畏感;?

再个或许越是年纪大老年人,越是对生命尽头的另一个世界充满好奇和敬畏,对鬼神也大多秉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真真实实的人骨骷髅,突然冒起的灰雾,戴着寿帽、穿着寿衣、寿鞋从天而降的漂浮在窗口,披头散发,一手拿着骷髅,一手拿着红蜡烛对着她的鬼,额头上被红蜡烛砸中的真实痛感,都恰恰印证了林老太婆心中对鬼怪的认识,打开了心中对鬼怪恐惧的大门,瞬间精神崩溃了,自是不会怀疑是有人在捣鬼。在她苏醒过来后,不管别人信不信有鬼,她都坚信有鬼了。?

城西那边的角落被林老太婆折腾了个鸡飞狗跳,城南这一边还是比较安静,萧佚和萧倩趁着黑夜悄悄地回到家里,雪姨房间的门还是虚掩着,依稀可以听见雪姨轻微的呼吸声,萧佚和萧倩就各自回床睡了。?

第二天,林老太婆半夜被鬼敲窗,吓得屁滚尿流四处逃串的事,先是在城西起源,然后很快就被横州各大茶楼的茶客、麻将馆牌友、城里流动工作的人们传得纷纷攘攘,其中不乏被好事者添油加醋,描绘出了多个版本。?

如林老太婆亏心事做得太多,半夜鬼敲门索命;?

林老太婆年轻时做窑姐堕胎过多,老来报应上门;?

林老太婆白天欺负林寡妇,半夜林寡妇的夭折的儿子回来替他娘讨公道;?

也有无神论者直言林老太婆坏事做得多,晚上心虚加上老眼昏花错觉而已等等?

诸多言论,莫衷一是,但有一点肯定的是,林老太婆被吓得够呛,家也不敢回,直接在侄子家过的下半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城北观音庙烧香祈求神灵保佑。

0

第五章 不凡小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申博电子游戏 书友交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网站地图 太阳城亚洲 申博开户 澳门金沙娱乐场 盛618官网
申博代理管理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管理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网上娱乐99 菲律宾太阳网址登入
百家乐娱乐登入 幸运大转盘 菲律宾申博娱乐 太阳城网址
申博娱乐网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客户端下载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娱乐注册 ag娱乐登入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