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天恋>四十二(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二(上)

小说:申博电子游戏 作者:蓝天情怀 更新时间:2021/3/22 19:16:25

601所接到空军的立项决定,毛振中主任马上就开起了办公会,研究经费的使用。会议吸收宋良骥参加,加上所领导、负责记录的办公室秘书,一共九个人。这么点人,会议自然放在小会议室开。大家落座以后,毛主任就说出了会议的议题,他打算挪用两百万课题研究经费,把科研楼盖起来

他的话一出口,就惊倒了众人。这可是违反规定的事儿,为公事自己受处分,划不来。大家不吭声。

憋了很久,王百寿问毛主任:“要不要向空军请示一下?”

毛主任抬起头,鼻梁上耷拉着老花镜,透过老花镜镜框上面的间隙,看着王百寿,说:“请示?谁敢批?”

王百寿坐直了身子,对他说:“不请示,谁敢动?”

毛主任说:“我是这样考虑的,让大伙儿把这责任担起来,我也于心不忍,怎么办?我们不能向空军请示,只能汇报。”

嗨,这个土八路,竟然钻起字眼儿来了!

王百寿忙问:“这有什么讲究?”

毛主任笑了,他说:“这里面的学问大了,同意不同意,请示都必须批复;汇报就不一样了,不需要批,我们直接盖。一旦空军查起来,我们有话说,我们汇报了呀,这还能有什么责任?”

一个大老粗,竟教起在座的知识分子们学问来。

王百寿听了之后,惊讶的说:“还有这个门道?!”

毛主任继续笑着说:“打仗的时候,我们用这个法子,蒙混领导,可是占了不少便宜。”

王百寿一笑,说:“那我们试试。”

在座的领导们纷纷表示同意。

分管后勤的副所长贾建中,怕毛主任让他去汇报,万一空军领导不同意,白白挨一顿尅,便连忙问道:“谁去汇报?”

毛主任对他说:“放心,不会让你去。”

贾建中的意图让毛主任看穿,不禁脸红了一下。

王百寿接着问:“那怎么汇报?”

毛主任又笑了。他说:“你们这帮知识分子啊,书读得太多,都读傻了,现在是年终,不是要写总结报告吗?我们在明年任务的一栏里,把盖科研楼作为单独的一条,写清楚盖的地点、经费的来源、盖的面积,这不就是汇报吗!怎么样?”

大家自然一致同意。

接下来,毛主任问宋良骥:“剩下的三百万,你够不够?”

宋良骥回答说:“初步预算是够了,就怕出现意外情况。”

王百寿也帮腔:“还是有点余地好。”

毛主任对他们俩说:“行,我把各室的楼,缩小一点面积,给你们挤出二十万。”

宋良骥一听,盖科研楼是百年大计,以后肯定人会越来越多,如果再盖,浪费就不是这二十万了。他咬了咬牙,说:“不用挤了,我们可着这三百万花!”

王百寿笑着对宋良骥说:“不够的时候,你可不要来找我!”

会议结束时,毛主任说:“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顺便说一下,家属楼马上就要竣工,后勤已经把分房方案,发到各室、各部门征求意见去了。我的意见,后勤根据大家的意见修改第二稿,我们抽时间再讨论一下,发下去再征求意见,尽量做到公平合理。怎么样?”

“好!”“好!”大家纷纷同意。

宋良骥回到气动组,就与谢平、尹老拐做起了风洞试验的方案。为了做到经费不超支,“铁三角”在做方案的时候,相当细致严谨,每一项试验的内容、试验的目的、吹风的次数,都做了详细的规划。方案经王百寿主任批准之后,他们又紧锣密鼓的画起了图纸,交由模型车间制作模型。这次模型制作的数量,相当大,低速风洞吹风的木质模型有四十六种,高速风洞吹风的金属模型就更多了。模型不仅数量多,花样也纷繁复杂,有全机体的,有机身加一个翅膀的;有缺机头的,有缺鸭翼的;还有鸭翼与主翼不同高度、不同距离的,整整装了八木箱。

模型验收的时候,“铁三角”相当兴奋,向往已久的风洞试验,马上就要开始;鸭式布局的奥秘,即将在他们的试验中揭晓。他们的心,早已飞向了腾格拉。

就在他们即将出征的时候,谢平的母亲、李月英、蔡兰英,加上张倩,阻止了他们。

那天下班,谢平由于兴奋,走到平房门口的时候,就对正在炒菜的母亲说:“妈,明天我们就要去腾格拉了。”

“去哪干啥?”谢母不经意的问道。

“研究鸭式布局呀!”谢平的兴奋度还相当高。

“要去多久?”他母亲继续问道。

“一两年吧!”谢平回答说。

“你和谁一起去?”谢母放下了铲子,警惕起来。

“老宋、老拐,还有五六个你不认识的年轻人。”谢平还挺得意。

“什么?良骥也要去?”谢母翻了一下锅中的菜,立即大喊起来:“张倩,张倩。”

“婶儿,来啦!”张倩在屋里答应了一声,跟着就挺着肚子,迈着方步,慢慢走出来。

“良骥要去腾格拉,他告诉你没有?”谢婶儿将菜铲入碗中,拿开了铁锅。

“他要去腾格拉?”张倩一下大惊失色。

“对呀,我们要去腾格拉。”宋良骥和尹老拐回来了。宋良骥听到后,立即回答说。

到腾格拉去吹风,这是他从蔬菜大队时就产生的愿望,如今终于得以实现,他怎能不兴奋?!

“没心没肺的,简直是胡闹!”张倩气不择词。

宋良骥遭到当头一棒,一下被打蒙了。

“为啥子?”尹老拐见宋良骥愣着,连忙问道。

“你们这些傻小子。”谢母抡起铁铲,装样要打尹老拐。

尹老拐一闪,笑问:“大婶儿,为啥子?”

“你们没看见,张倩马上就要生了。”谢母这回真的生了气。

“到时候,我赶回来,不就是了。”宋良骥一听,为这事,不以为然。

“你的书都念到哪儿去啦?张倩是大龄孕妇,又是头胎,还有二十天就要生了,胎位正不正?小孩发育正常不正常?我问你呢,怎么不说话啦?”谢母转过身,看着宋良骥,大声责问他。

“婶儿,到腾格拉去吹风,是我们三个人多年来的愿望,你刚才说的,我也不懂,就拜托你了。”宋良骥真的很倔犟。

“我付不了这个责任!”谢母一抖脚,气得直哼哼,指着宋良骥的鼻子骂道:“人生人,吓死人,你这个混账东西!”

张倩听后,眼泪夺眶而出,她一边擦泪,一边往回走。

“我找王主任去!”谢婶儿立即就解下了围裙。

“婶儿,别找,别找,我明天就带她去检查。”宋良骥连忙拦住了她。

“这还差不多!”张倩听后,走到房门口,扶着门框,带着泪,笑了一下。

“我们推一天?”谢平征求尹老拐的意见。

“他不去,我们怎么开展工作?”尹老拐不得不同意。

第二天一大早,宋良骥还没有吃早饭,就去川医排队挂号。这个川医,可是有来头的。她早先叫华西医学院,在我国,向来有东齐鲁、西华西、南潇湘、北协和之说,是中国的四大名院之一。宋良骥来到挂号大厅,那个排队挂号的人才叫多啊,他从六点排到九点,好不容易才排上。他拿到号急忙往家走,好在川医离611特别近,公共汽车也就是一站路。到家的时候,张倩已经做好了早饭,两人匆匆吃了一点,宋良骥便扶着她,沿着街边,慢慢往川医走。到了川医妇产科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半。川医虽然医道精湛,条件可是一般,老房子那还不说,病人候诊都是坐在走廊上,两边各有一溜长木椅,中间走个人还要躲躲闪闪。宋良骥排的是三十八号,医生从一号看起,他们来的时候才看到二十号。宋良骥与张倩商量,打算扶她出去走走。张倩成年累月的坐着办公,屁股上都坐出了老茧,自然乐意。宋良骥对前后的人打了一声招呼,就扶着张倩在院内走。张倩还有二十天就要生了,肚子已经相当大,负担自然相当重;十分钟之后,她就累了。她与宋良骥一说,宋良骥连忙又扶着她回到走廊去休息。就这样,反复了两三次,十一点过,医生终于喊到了他们的号。宋良骥赶紧扶张倩进去,给张倩看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医生,只见她拉着脸,看了看宋良骥,眼睛一瞪,说:“你进来干啥子?出去!”

宋良骥进门就挨了一伙,讪讪的往外走,还没有走到门外,只听见医生又教训起张倩来:“哪有你这样娇惯的!人家下午生,上午还在干活儿,你瞧你。”

宋良骥刚出门,医生又训了他一句:“我说你怎么回事,给女同志检查,怎么不关门?!”

哎,除了训,还是训,医生是救世主,我们有求与她,那有什么法子?

宋良骥连忙反身关好门,只才看见门上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随手关门,非请莫进。

川医的病人特别多,医生累死累活和小医院的医生,工资一般高;过去还有学生当助手,现在大学生离校去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中学生上山下乡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哪里还有人帮忙?!不过,宋良骥挨了训还觉得挺值,人家医术高啊!别看他们态度不好,看起病来,那个细致劲儿,一般的医院比不了。当然这些想法,只是一闪念的功夫,宋良骥心里更多的是担心,孩子发育怎么样?胎位正不正?能不能顺产?就这样,他心里七上八下的,搅腾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等到诊室的门开了。

“哪个是宋良骥?进来!”女医生喊道。听声音,又要挨训。

宋良骥陪着笑,走进去,连声说:“我是,我是。”

这回,他没有忘记把门关上。

“611的,看样子,你好歹也是个知识分子。”女医生看着宋良骥。

“是是是。”宋良骥慌不择词。

“是什么?!”医生呛了他一句,继续说道:“女同志怀孕,懒一点很正常,你为什么那么懒!”

当头就是一棒,宋良骥被骂懵了。他预感大事不妙,连忙问道:“她她她,怎么啦?”

“胎位不正!”医生甩给他一句。

宋良骥吃了一惊,连忙问道:“什么原因?”

“你还好意思问,这都是坐的,你为什么不陪她每天散步?”医生瞪眼责问。

“不行就剖腹产!”宋良骥早就想好了,这是保母子平安的最后一招。

“你就知道剖腹产!”医生对他的回答不满意,随后口气又突然和缓起来,耐心地对张倩说:“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到最后,一般不考虑。”

“剖腹产有什么不好吗?”张倩比宋良骥聪明。

“剖腹产容易造成出血过多,对你的身体恢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医生很耐心。

嗨!医生对宋良骥那么狠,对张倩又是那么和蔼可亲。

“大夫,请不要考虑我。”张倩的态度很坚决。

母亲对子女都是无私的,母亲都很伟大!

“对孩子也不好啊,剖腹产的孩子,生下来抵抗力就差!”川医的医生水平就是高。

“那我就顺产!”张倩根本没有考虑,就定下了决心。

“好样的!”医生夸了张倩一句,转过头来,对宋良骥说:“从今天开始,每天下午,或者晚上,你要陪她散步,每天不得少于三千步。”

完了,去不成腾格拉了!宋良骥迟疑了一下。

“怎么?这都做不到?”医生的目光又严厉了起来。

“做到,做到,保证做到!”宋良骥连声表达决心。

“这还不够,她每天早晚还要做胎位恢复操。”医生对宋良骥说完,和蔼的对张倩说:“我们现在来做一次,好吗?”

“好啊。”张倩站起来。

“不是跳。来来来,躺到床上。”医生带着张倩,走到里面用屏风隔起的病床边,对张倩说:“卧着躺。”

宋良骥跟着走进去,医生对他说:“你看好,注意每次给她纠正姿势。”

“大夫,这不硌着宝宝啦?”张倩对医生说。

“快,快跪着。记住口诀,屈膝,屁股朝天,大腿垂直于床,两腿与肩同宽,两臂撑在床上,头埋于两手之中。”医生一边说,一边纠正张倩的姿势。等到张倩的姿势完全正确之后,她问张倩:“你年轻的时候爱运动吧?!”

“我爱打乒乓球。”张倩头朝下,回答道。

“我说嘛,姿势很正确,很到位。”张倩得到了医生难得的表扬。

“每次五到十分钟,开始不要狠了,慢慢加到十分钟。”医生对张倩说完,转过身来,对宋良骥说:“你家属是大龄孕妇,又是头胎,还胎位不正,正常分娩是很危险的。你一定要陪她散步、做操,把胎位纠正过来。好了,回家再做,慢点起来。”

张倩转过身子,坐起来,下到床边,宋良骥给她穿鞋。

就在这时,诊室的门一下就被重重的推开了,跟着跑进一个年轻的医生。只听她急忙忙的喊道:“吴教授,吴教授,不好了,三十七床的病人大出血了!”

只见吴教授将脖子上的听诊器用手一摘,转身对张倩说:“记着,两周后来复查,如果不能顺位,我给你做物理按摩。别怕,到时我为你接生。”

医生说完,竟像年轻人那样,跑出去了。

“是教授!”张倩兴奋的对宋良骥说。

“我们遇到名医了!”宋良骥的那颗紧张的心,稍微得到了一丝安慰。

他们俩回到小平房,小客车已经停在了门前的道路上,车上坐着五个小伙子,谢平、尹老拐站在车门旁,正在焦急地等待。宋良骥走过去,将检查情况对他们一说,他们俩的脸,一下就变了色。谢平转过头,对老拐说:“我们先去。”

“那是必须的!”尹老拐早就急得毛焦火辣的。

小客车缓缓起步,驶向大院门口。

他们走了,带走了他的心。

初夏的雨,细细密密,烟雾蒙蒙。

宋良骥心急火燎,面向腾格拉山的方向,倚窗而望。烟雨湿了他零乱的头发,迷了他热切的双眼,碎了他等待的心灵。

腾格拉,我心中的腾格拉,战鹰都是吹出来的,你是战鹰诞生的地方,我要扑向你的怀抱,实现我的梦想。我心中有太多太多的谜团,要借你的慧眼,去洞穿谜底;我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猜想,要借助你的妙手,让它变成现实。你那里有我的期盼,你那里有我的向往,我要把我所有的时间都交给你,用你智慧的甘露,去滋润挣扎在我心底里的渴望;用你驱散黑暗的火光,照亮我征程的前方。

腾格拉,你是希望之神,你是智慧之神,你是胜利之神。我就在离你不远的地方,而我却不能飞到你的身旁。

哎——,他叹了一口气,回头望着躺在床上的张倩,望着她那高高隆起的肚子,一下又回到了现实,不禁摇了摇头。

我都四十有二了,现在才有孩子,太不容易了。我要守候在张倩的身旁,让她顺正胎位,保证分娩时她们母子平安吉祥!

宝宝,亲爱的宝宝,我不能走,我也不会走,爸爸要守着你,等着你,让你顺利地来到我们的身旁!你不能责怪你的妈妈,缺少走路,让你在她的身体里不能自由生长;因为三尺书桌,是你妈妈实现理想的地方;只有静静的坐着,她的心灵才能飞翔。从现在起,我一定陪伴在你妈妈的身边,用她的漫步,让你回归正常。你是爸爸的生命之星,希望之星;你是爸爸妈妈生命的延续,你是宋氏家族的烟火传承。爸爸不能去腾格拉,不能去啊!爸爸要守候在你的身边,第一个看到你的模样,是象我这样倔犟,还是象你妈妈那样漂亮;爸爸要亲耳听到你的第一声啼哭,是像我这样嘹亮,还是象你妈妈那样婉约。快来吧,愿你像种子那样,勇敢的冲破泥土,将嫩绿的幼芽伸出地面,去谱写美丽的童话。

走与留,太重太重的话题,在宋良骥的心中反复较量。两头都是那么的重要,两头都是那么的挂肚牵肠。

0

四十二(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申博电子游戏 书友交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138 澳门百家乐
菲律宾太阳城开户 申博游戏登录官网 百家乐 太阳城在线开户
申博太阳城 太阳城亚洲 菲律宾太城申博 申博现金网址
太阳城亚洲 太阳城手机版 太阳城网址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开户 太阳城网址 申博现金百家乐 ag真人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