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水殇>六十二 孤身索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六十二 孤身索头

小说:申博电子游戏 作者:刘宝山 更新时间:2021/3/23 10:49:29

常生明、林国强、王小虎,还有其他一些第一眼看见如此惨状的人,无不感到胸闷气短,两眼发黑。

残暴的鬼子发现了魏长庆的尸体,残忍地割去了他的人头。

“司令,都怪我呀!”王小虎一声长嚎,晕了过去。

叭叭两枪,林国强枪口朝天,冒着青烟,“**的小日本,我林国强跟你势不两立!狗日的钱维中,我林国强指天发誓,不割下你的人头祭奠魏司令,天打雷劈!”

魏长庆的遗体暂厝在青龙寺中,葛长根的遗体也找到了,身中四弹,也暂厝在青龙寺。青龙寺也是当地九寺十八堡的九寺之一,寺院很大。

林国强到邻近的庄上,找到了一口大户人家给自家老人老早准备的黑漆棺材。当地有一个风俗,子孙满堂的人家都会提早给家里老人准备好棺材,称为“喜材”。林国强就把这样的“喜材”买了过来。

李树阳最近,最先过来了。李泽惠也过来了,何亦茹陪着她来的。

李树阳一见这无头的遗体,马上老泪纵横。李泽惠却一直没有眼泪,眼睛木楞楞地无神。

何亦茹怕她憋出病来。“泽惠姐,要哭就哭出来吧,”

“我不哭,我还有事情要做!”李泽惠摇摇头,声音幽幽地,像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

李忠实也来了,他来的时候,魏长庆的遗体已经装殓。陈国泰最远,第二天才来的,他来的时候,寺里的和尚在密海方丈的按排下已经在**嘛嘛地颂经超度。青龙寺是景德禅寺的下院。

接下来该是安葬了,谁也不忍开这个口。就这样安葬,魏长庆岂不成了无头之鬼,灵魂怎得安生。有消息传来,魏长庆的首级正在泰州城里示众。

李泽惠换了一身宽宽大大的黑色孝服,头扎白巾,脸色更加坚毅。她走到李忠实面前,“泽惠烦请李司令帮忙,借我胆大心细,会使船的壮汉四名。”

李忠实不解,“人倒是有,夫人借人做啥?”

“我要带着棺材和长庆的遗体去泰州城里找那日酋讨回首级!”李泽惠咬牙切齿,语气铿锵。

众人大惊失色,李树阳劝道:“夫人万万不可,日寇凶残无比,跟野兽无异,夫人此去无异于羊落虎口!”

李泽惠平静依旧,“我夫君乃堂堂国军将军,岂可成无头之鬼。此事不是跟诸位商量,泽惠只是借人,能借最好,不能借,泽惠从盐城老家要人,不过慢了一个时日。”

话已至此,李忠实知道再劝无益,长叹一口气,“夫人何日动身?”

“就在今天,越快越好!”

“好吧,竟然夫人已经决定,忠实这就安排。”李忠实对着外面喊了一声,“小龙、小虎,你们也过来一下。”

大夏天,居然起了难得的东北风,一条半大不大的木船张满了帆,船头激起突突突的水声。

沿岸官兵务必严加保卫的通知,已经由鲁苏皖游击总队指挥部以作战命令的形式传达下去。众人无不惊诧于李泽惠的胆气,消息便疯传开了,连敌方的官兵也有所风闻。

李泽惠一身孝服跪坐船头,中舱中隐隐约约地可见一口黑漆漆的棺材,中间的桅杆上,丈把长的白绫随风飘扬,李泽惠亲手书写四个黑色大字,“为夫索头”。

船在一片惊愕和钦佩的眼神中快速前行。

泰州城西山寺,日军旅团部所在地。

焚香,磕头,案台上摆放着一个木匣,木匣里放置了一个玻璃瓶子,一颗人头正浸泡在粉红色的药水中。

南浦襄吉做完这一切,对着瓶子仔细地端详了许久,然后满是虔诚地端起,对着门外喊了一声:

“来人,在城外找一处好地方,把魏将军的头颅埋了。”

“是!”门外进来的军曹毕恭毕敬地接过木匣。

日军中上级对下级有着绝对的权威,下级对上级必须绝对的服从。军曹见旅团长对昨天还在示众的敌国将军的人头如此恭敬,他问都没问缘由,也恭敬起来。

该是魏司令在天之灵保佑,一路顺风。船在航行的时候,许小龙和王小虎一直在舱里猫着。

王小虎经历的事少,心里一直五点六点地忐忑。许小龙有些不屑,“你认怂了,难不成怕死了!”

“鬼才怕死呢,就怕小鬼子蛮横不讲理,命搭上了,司令的人头却没能讨回来!”

旁边的人搭话了,“我们钦佩魏司令是一条汉子,实在不行,我们四个加上你们俩,一起去抢也要抢回来。”

“用不着这么麻烦,”许小龙掀起了白布小褂的衣襟一角擦了把脸,“这世上狠的怕不要命的,我们都不要命了,还怕他不还!”

那人看见许小龙腰间系了一根宽大的白布腰带,转头询问王小虎,“你也缠着了?”

王小虎咬着下唇,无声地点点头。

船从北水门直接进城,城门口的检查很严。船上来了两位汪伪和平军和一名日军,对着船上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六个男人被他们上上下下地搜了一遍身。除了一堆纸钱,什么可疑的东西都没有发现。

一名伪军对着李泽惠上上下下地打量,许小龙连忙拦住,“睁大眼睛看看,这位可是魏司令的夫人,曾经是你们李总司令家里随便进出的座上宾。”

那伪军盯着李泽惠略显肥大的腰身,“夫人这是?”

李泽惠挽了一把身边的小女孩,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满眼惊恐。

“我今天是带了一双儿女为丈夫讨回首级送葬的。”

伪军明白了,这还带着遗腹子,于是摇摇头,暗道一声可怜,便不再多问。

那边日本士兵对着棺材指手画脚,似乎要开棺检查,被王小虎拦住了。

“不行,无头尸体,你们不怕见了惹上晦气!”

旁边年纪稍大的伪军也劝道,“太君,凶尸无头,晦气大大的。”边说还边在自己脖子上做了一个割头的手势。

日本鬼子可是最害怕被砍头的,他们相信人要是被砍去了脑袋,死后连阴曹地府都进不去,只能成为野外的游魂。抗战初期,二十九军的大刀队可把他们砍怕了。

“开路,进城!”那位日本兵手一挥上了岸,两位伪军也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

王小虎竹篙一点,船过了城门,挑一僻静处,他迅速打开船梢甲板上的一块木板。只见一根绳子垂在水里,绳子被很快提出水面,沉甸甸的一坨物件被提上了甲板,那是油纸包着的六颗手榴弹。三颗被王小虎插在腰间,另外三颗被许小龙插在腰间。

船到泰州北水门内码头,李泽惠起身吩咐四位年轻汉子,“你们在船上好生守着司令灵柩,小龙、小虎,我们上岸,去去就回。”

李泽惠牵着六岁的女儿,那孩子小小身材,白头巾白褂子,一身孝服,让人觉得好生可怜。

王小虎手持竹竿,举着一丈长的白绫走在前面,许小龙双眼警惕地扫视着四周,护着李泽惠母女走在后面。

气氛好生悲凉而又悲壮,船上人眼含泪水,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敬礼,”

船上那四人本能地一个立正,李泽惠连忙回首制止,“又没穿军装,不要行什么军礼,让鬼子看到了惹来麻烦。”

泰州城是里下河地区通江达海的水旱码头门户,明清以来一直繁华,大街上的人流熙熙攘攘。

昨天魏长庆的人头示众时,泰州人就暗自垂泪,毕竟是为打鬼子而死。今天,白绫上“为夫索头”四个字,以及一身重孝的母女,众人都猜到了这位女人是谁,于是不住地称赞。

“厉害!这对夫妻都是好角色!”

1

六十二 孤身索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申博电子游戏 书友交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娱乐 澳门新葡京赌场 申博手机下载版 申博会员登入
777老虎机游戏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现金网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娱乐手机版 网上百家乐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棋牌游戏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手机下载版 澳门博彩公司 申博会员登入 盛618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