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鸿泥雪爪>第九章:扑朔迷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扑朔迷离

小说:申博电子游戏 作者:叫天子 更新时间:2021/3/3 12:01:54

骄阳下,李克驾驶着吉普车在沙漠上行驶,他看着前方出现的一片胡杨林,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干渴的嘴唇,加大油门疯狂冲向丛林,将车在林边停下。

李克望着林中的一栋小平房,他下了车径直朝小平房走去。

一位**老人站立房前,警惕地注视着李克。

李克走近老人,朝老人行了个**礼,用维语说道:“可敬的主人,能赐给干渴者一杯水吗?”

老人怔了一怔,他看了看李克的长相,急忙忙还礼道:“原来是自家的兄弟,请坐吧。有树林的地方就有水,有水的地方就有咱们**人,有**人的家里就肯定有美酒!”

李克笑着走到房前的小桌上坐下。

老人走进屋拿出一只馕、一壶酒和两只碗。

老人将馕放在桌上,又将碗放一只在李面前,自己面前放了一只,将壶里的酒倒进碗里。

李克注意地望着拴在房侧的一头骆驼,心里在打着注意。

老人举起碗笑望着:“喝酒!”

李克举举碗:“谢谢!”

老人仰脖喝酒,李克突然跃起,一掌将老人劈翻地上,老人一下昏迷过去。

李克将老人拖进了屋。

走出来时,李克穿上了老人的**服装。

李克走到吉普车前,打开车门取出发报机,又从腰间取出一枚手榴弹扔进车中。

爆炸声中,火光浓烟弥漫丛林。

李克抓起酒壶一气喝干了壶中酒,拿着馕,又走进屋中取出装满水的革囊,将发报机塞进皮囊里。

李克牵起骆驼,将革囊和装有发报机的皮囊挂上了驼峰。

李骑上骆驼,缓缓走出了丛林。

哈密城……

敲门声中,陶行长打开了门。

门外,杨进和刘喜田向陶行长敬礼。

陶行长慌忙朝二人指指屋内:“快请进,快请进,解放军同志,贵客,贵客哟!”

杨进和刘喜田走进屋,一眼看见站立屋中盯着自己二人的许瀚和许颖。

杨进和刘喜田交换了一下眼色。

杨进走到许瀚面前,向许瀚敬礼:“请问,是许瀚先生吗?”

许瀚诧异地望望杨进:“是的,我就是许瀚!”

杨进:“许先生,我们奉我们团长的命令,前来接许先生去我们团部!”

许颖大吃一惊,望望神色不安的父亲和陶行长。

许颖对解放军的好感一下子荡然无存,她情绪激动地拦在父亲面前怒视着杨进:“我父亲犯了什么法?你们凭什么抓他?”

杨进笑笑:“小姐,您误会了,我们团长是请他去作客,并不是抓他!”

许瀚生气地:“我又不认识你们团长,我不去!”

杨进强硬地说道:“对不起,许先生,我们是奉命行事!”他冲刘喜田使了个眼色,“您必须跟我们走!”

刘喜田走去打开门,两名战士走进屋中。

许瀚看着走进来的战士,长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我只能服从了!”

许颖愤怒地:“爸爸,我跟您去,死,我也和您死在一起!”

刘喜田陪笑道:“许小姐,您误会了,我们团长是请许先生去作客……”

许颖搀扶着父亲:“爸爸,我们跟他们走!看他们要干些什么!”

杨进冷冷地:“许先生,请带上您的资料!”

许瀚大吃一惊,随后叹了一口气,对陶行长和女儿难过地说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冲着杨进指指屋中的两只箱子,“资料都在这里,你们拿去吧!”

杨进向战士们挥挥手,两名战士走到箱子旁,拎起两只皮箱走出了门。

刘喜田和许颖搀扶着许瀚走出了门。

陶行长默默看着众人走出门,显得一筹莫展。

李克骑着骆驼走进城中。

街市店铺大开,灯火辉煌,传出阵阵欢歌笑语。

一队解放军战士在街头巡逻。

李克下了骆驼走进一家酒店门前,他掏出一块银元,用维语对站在大门前的老板说道:“主人,请给饥渴的人来一碗羊汤、一块馕、半斤酒、外加一壶热茶!再给我的伙伴喂点儿料!”

老板接过钱,望望李克,指指街边的座头:“尊贵的客人,请坐下吧,我会把香喷喷的羊汤给您送来,在您等待的时候,请抽一口莫合烟吧,它会替你消除疲劳!”

李克接过老板送来的烟丝,坐到桌前卷烟。

店小二走出,将骆驼牵走。

老板将酒菜送上桌,替李斟了一碗酒。

李克刚伸手端着酒,就听见街头传来阵阵喧哗声。

李克寻声望向街头,他看着一辆辆卡车驶过街头,车上满载着解放军战士。

尧尔博斯骑在马上,和一队解放军并肩行走着。

马队后,吉普车上坐着受了伤的陈公辅,吉普车后,是几车徒手的国民党士兵。

士兵车后,紧跟着满载着解放军的卡车。

李克急忙低下头,风卷残云吃喝着……行动彻底失败,他只有找到许瀚,才能奔赴自己向往的自由世界……

医院病房,陈公辅躺在床上,程征坐在床头,四周站满了解放军战士。

陈公辅虚弱地对程征说道:“事情是由李克引发的,李克是军统**站中校行动组长。事发当晚,李克手下的人炸毁电站,纵火烧哈密城,引起骚乱后,李克亲自带人冲进银行,打死了护卫银行的卫队,抢走密存于银行的黄金、银元和外币!我立即当兵平乱,在街头和李克发生激战,抢回部分被劫之物!李克带人逃往沙漠,我率部穷追,不料被贵军误围于古城中……”

程征一脸疑云望着陈公辅,他觉得陈公辅满口谎言,但自己没有揭穿谎言的证据,便吩咐坐在一边记录的战士:“小李,一定要将程团长说的每一个子都记录下来……”

夜色笼罩下的官邸,李克躲在墙角,望着尧尔博斯和随从在大门外下了马,李克从墙角走出出迎向尧尔博斯,向尧尔博斯行**礼:“大人,我在这里恭候着您的到来!”

尧尔博斯看清来人是李克后,不由大吃一惊,随即镇定下来,他冲随从挥挥手。

随从们牵着马离去。

尧尔博斯和李克走到墙角,俩人用维语低声交谈:

“中校,许瀚父女已落入共军手中,我让陈公辅将一切推在你的头上!”

李克笑笑:“大人,您手上又多了一张王牌!”

“姓陶的知道一切,他的存在对陈公辅是潜存的威胁!”

李克阴冷冷地说道:“大人,我知道该怎么去干!”

尧尔博斯点点头:“中校,如果你不能将许瀚带走,也绝不能将他留给**!”

“明白!”

“你可以走了,中校!”

“再见,大人!”

黑暗中,俩人分手,李克消失在街头。

尧尔博斯缓缓走向官邸大门。

灯火通明的红军团团部,一张张桌前坐着国民党官兵。

解放军战士正在向官兵们询问情况,传出各种各样的声音:

“我们是听到有人抢银行才冲进银行的!”

“出了银行后,有人拿机枪扫射我们,死了不少弟兄!”

“是军统特务干的,他们出了银行后被我们堵住了!”

“我们当兵的不知道咋回事儿……”

另一间屋,一份份询问记录递到程征手中。

程征仔细看记录稿,报务员坐在桌前调整发报机。

屋中摆着几只箱子,几名干部正在数箱中的银元,用称称黄金。

程将手中记录稿放在桌上,沉思了一下,望望金银旁记数的干部:“一共是多少?”

干部:“黄金总计四千一百二十两,银元三箱!”

程征吩咐报务员:“马上给司令员发报,内容如下:哈密叛乱情况复杂,陈部称乃军统李克所为,陈乃靖乱被我误围,陈部官兵说法各异,已缴获黄金四千一百二十两,银元三箱,许瀚已找到,现被留在团部,完毕!等候指示!”

程征看着报务员的双手灵巧地敲击着电键。

“团长,接到司令部回电!”

“快念!”

“来电已悉,将533团全体官兵集中受训,我即派政工干部来哈接管,设法查找其余黄金、银元、外币,命程征亲自带人将许瀚送至洪涛部……”

程征一脸愠怒:“搞错没有,还要让我亲自送,乱弹琴……”

巡逻队从陶行长小楼前走过,李克从墙角溜出走进楼道。

李克伸手轻轻敲门。

屋内传出陶行长的问话声:“谁呀?”

李克压低声音回答道:“我是来接许瀚的人,马克南领事的朋友!”

门开了,陶行长谨慎地望着李克。

李克走近陶行长,手中的刀悄无声息地刺入了陶行长的心窝。

陶行长匍然倒下。

李克冷冷望望血泊中的陶行长,冷笑着扬长而去。

陶行长的尸体孤零零躺在门口,显得格外恐怖。

阳光洒在冰雪皑皑的大阪上,山顶上的冰雪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长长的峡谷中停靠着一长溜满载粮食的车队,一袋袋粮食被卸下了车。

荷枪实弹的匪徒在四周监视着,身材魁梧的热合甫和工人们扛着粮袋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山洞。

张力江在随从的簇拥下走进山洞。

火把照耀下,洞中堆积如山的粮袋。

张力江扫视着粮袋,脸上露出冷笑,他率随从走出了洞口。

匪徒们在洞口忙着安放炸药。

“立即行动!”张力江下达了命令。

匪徒们的枪口对准了卸粮的工人们,激烈的枪声中,工人们倒在血泊中。

张力江率众匪上了车,车缓缓开出峡谷,匪徒点燃了引线。

在山崩地裂的爆炸声中,岩石塌陷下来遮掩了洞口,车辆驶入荒漠。

烟消雾散后,现出山谷中横七竖八的尸体。

一具尸体动荡了一下,血泊中,热合甫缓缓站起身,步履蹒跚地往峡谷外走去。

一阵狂风吹来,峡谷中传出惨人的秃鹫叫声,一群秃鹫出现在山顶。

秃鹫飞歇岩石上,俯瞰着山谷中的尸体。

热合甫步履踉跄地走出了山谷……

长满红柳,骆驼刺,芨芨草,野麻的沙丘。

热合甫趴在地上,用手扒着草根,用干渴的嘴咀嚼草根,他将嚼烂的草根涂抹在胸前的伤口上。

热合甫处理好伤口后,费力地往前爬动,他爬到水沟前,庆幸地长长吐了一口气,埋首水沟狠命喝着水……凉丝丝的水进入肚子里,他这时才确定,生命没有离他而去……

0

第九章:扑朔迷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申博电子游戏 书友交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网站地图 百家乐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太阳城手机版
太阳城申博开户登入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线路检测登入 申博代理开户
ag真人娱乐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登入网址 太阳城亚洲
申博官方网址 真人百家乐 ag真人百家乐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娱乐网 保险百家乐 太阳城网址 菲律宾太城申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