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鲁西烈火>第八十七章 鬼子撤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七章 鬼子撤了

小说:申博电子游戏 作者:默雨言秋 更新时间:2021/3/19 15:19:04

好容易挨到天亮了,听听地面上没有了动静,金多他爹撅着山羊胡子咕噜道:“怪了,怪了,天都大亮了,鬼子咋还睡觉?”

赵宝田接过话茬说道:“咋没有动静,刚才街上还凄厉噗嗵乱了一阵子,弄不好去野地里围剿去了。”

汉如听到大伙七言八语议论,心里琢磨:鬼子“铁壁合围”三天了,从时间上看,五六万鬼子兵不可能在这里待久了,说不定鬼子。。。。。。想到这里,汉如悄悄跟金多他爹说道:“大爷,麻烦你老人家出去打探打探,看看上面有啥情况!”

金多他爹刚才也是这样想的,由于怕汉如不同意,才没有说出口来。汉如一说,爽快的答道:“好,好,我这就去。”

金多他爹是个急性子,说走就走,他伸手抓起衣服披身上,往村外洞口爬去。

汉如喊住他嘱咐说:“大爷,上去后先看看鬼子在不在野外搜索,如果野外看不见鬼子兵,你再去徒骇河上望一望,回来进村的时候走东门,如果有人遇到你,你就说这两天在李家营儿子那里,不放心回家里看看。”

金多他爹答应道:“知道了,天黑我回来,如果到时候我回不来,就是出事了,你们要设法转移出去!”

金多她爹爬出洞口,按照汉如说的路线,一头扎进了树丛里面,往南走了大约三四里地,一路上没发现鬼子兵,眼看到了徒骇河大堤下边,抬起头一望,敌人前段时间修建的岗楼依然耸立大堤上面,袅袅晨雾缠绕着,时隐时现。看了半天也没看见一个敌人影子。金多她爹低声咕噜说道:“怪了,怪了!昨天满大堤上乱哄哄的鬼子兵,一夜之间一个人影都没有了?金多他爹正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听到东边土坎后边树丛里”哗啦啦“一阵响。由于到了六月份,杂草树木繁茂,遮挡着视线,啥也看不见。为防万一,金多他爹悄悄趴在树丛下边,扒开树枝往土坎那边张望。

“哗啦”又是一阵响动,树枝条又开始摇晃。有敌人?金多他爹浑身一激灵,身上一霎间出了冷汗。金多他爹出冷汗并不是害怕了,经过几年斗争经验,他早就锻炼的钢铁一样坚定。既然这样坚定,为啥还冒冷汗?别忘了他是带着任务出来的,一旦与敌人遭遇,自己手无寸铁,年纪又大了,腿脚又不灵便,敌人面前必然吃亏。为了打走日本鬼子,为了乡亲们的利益,自己死了无所谓,关键汉如他们还藏在洞里,如果汉如接不到情报,他们下步行动咋办!想到这里,金多他爹趴在地上悄悄往后退。由于树木过于稠密,不管多么小心,都能碰上树枝摇晃。正在金多他爹心急如焚的时候,背后突然一声轻轻呵斥声:“站住,你是啥人?”

金多他爹心里一惊,心想:完了完了!遇到敌人了。”他刚要站起来,转念又一想:我又没带枪,身上又没贴着八路军的标牌,他不是问我是啥人吗!我就说是村民,早晨起来到田里迷路了。金多他爹想好了,心里有了底气,回头看一眼身后,原来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身穿农民短衫,手里端着一杆与他身高不相称的大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

“你是哪村的?为啥躲在这里?”

金多他爹装着害怕的样子,说道:“我是刘家庙的,看见你端着枪害怕。”

“胡说,你是鬼子的探子!”

一句话,说的金多他爹如走进雨里雾里:他是敌人吗?听口气好像遇到八路军?正在金多她爹迷惑不解的时候,土坎那边飞过一声熟悉声音:“大爷,是你呀!你咋来这里了?”

随着喊声,小七子带领几个战士走了过来,刚才拿枪的那个小战士不好意识的说道:“原来是大爷啊,认错了!”

小七子笑笑,指着那个小战士说道:“他才参加队伍,头一次见大爷。”

金多他爹也笑起来,说道:“看来这位同志警惕性蛮高的啊!应该表扬表扬。”又回过头拍着这位小战士的肩膀亲昵地说道:“孩子,对敌斗争就应该这样,你做得很好!”

小战士红着脸说道:“大爷,你过咵了。”

说到这儿,金多他爹又问道:“小七子,你们为啥来到这里?”

小七子答道:“夜里本来打算到你家里弄饭吃,没想到走到半道听见村边响起枪声,还听到老驴头吆喝,知道村里住着敌人,黑夜里突袭了老驴头一家伙,又回到野地里躲起来了。等到天明打算偷偷再进村弄吃的,不想在此遇到你了,大爷,你这是去哪啊?”

金多他爹就把汉如让他出去侦查的事说了一遍。

小七子听了,说道:“大爷,别去了!天蒙蒙亮的时候,大批鬼子兵撤走了,官道上一车一车身穿黄皮子的鬼子往南去了。”你看,小七子指着徒骇河大堤上说道,“郭建德的汉奸队也全部撤到李家营了。”

金多他爹听了顿觉轻松起来,开心的说道:“鬼子走了,这里又成了咱们的天下了,哈哈!”

小七子问道:“大爷,你见到汉如队长了吗?不是说好了,你那儿是联络点?”

金多他爹笑着说道:“不用去找了,汉如他们都在我家洞里呢!我这就回去告诉他们。”小七子说道:“大爷,咱们一块儿去吧!”

金多他爹摆手说道:“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村里打探打探,万一敌人没全撤走,咱们不就吃大亏了!”

小七子说道:“大爷,你说的很对,早早去吧!”

金多他爹去了不大一会儿飞一样跑来了,老远喊道:“敌人全撤了,你们先进村,我去告诉汉如他们一声。”

鬼子在村里住了三天,刘家庙的村民遭了大殃,村里的牛羊鸡鸭鹅能吃的东西,都让鬼子杀光吃了,家家户户的粮食被抢光了,本来就困难的村民,正遇上青黄不接,日子咋过呀!“汉如看看一座座残墙断壁,烧毁的房屋,心如刀绞。

赵宝田愤愤的骂道:“他娘的,禽兽不如啊!不消灭小鬼子誓不罢休!”

汉如他们来到西坑沿上,远远看见小七子从野地里走来,赵宝田心情立即激动起来,飞一样赶过去一把抱住小七子,动情的说道:“哈哈,你还活着!”话还没说完,眼泪“吧嗒,吧嗒”先掉了出来。爷俩相见,好像是在梦中,虽然才隔三天,赵宝田眼里恍如三年。一种久别的心情像涓涓溪流,瞬间流遍全身。

小七子毕竟是个孩子,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说道:“爹,我可见到你了!你可好吗?”

小七子这一问,赵宝田才回过神来,抹着眼泪答道:“孩子,我很好,这不就在一起了!”

大芹毕竟是女人,看见爷儿俩哭成泪人,不知不觉也掉下眼泪,他想起了王二虎,自从被鬼子骑兵冲散后,王二虎去哪了?是死是活啊!小七子都回来了,咋不见他的影子!大芹想着想着“哇”一声哭出来,哭的像个孩子。

金多他爹毕竟年岁大些,苦苦难难经历的多,看见赵宝田几个人哭的鼻鼻涕涕,说道:“哭啥啊!不缺胳膊不瘸腿,都完完整整站在面前了。”

尽管金多他爹说,还是没有劝住几个人哭。金多他爹又说道:“咱们是八路军战士,无论遇到啥事情,都不能掉泪,要有一颗坚定的心!”

这一句话还真管用了,大伙才止了哭。

要是平常,八路军游击队一进村,热情的村民早就包围上来了,热情的往家里拉战士去吃饭,可是今天街上泠泠清清,没有一个人靠近它们。汉如看看村里,十几个村民瞪着呆滞的眼睛远远望着他们,见汗如看他们悄悄溜走了。汉如看在眼里,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敌人的残暴行为,群众害怕了!”

汉如想着,一抬头,看见东坑沿上隐隐约约走来十几个人,汉如还没看清楚是谁,小七子眼尖,扯着嗓门早喊起来:“汉军他们来了!”

大家见面后,正想说说这几天各自遇到的情况,突然从东边坑沿上跑来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衣服撕扯成一条条,嘴里咕噜着:“小日本王八蛋,还我孩子!”

汉如走过去一看,认出来是杨花莲。原来鬼子进村这天,杨花莲正在院子里劈材生火做饭,听到背后有走动声,回头一看进来两个鬼子兵,杨花莲心里一愣,身上霎间出了冷汗,她知道这些禽兽不如的家伙啥坏事都能做出来。手里的活儿一拽,惦着小脚往屋里跑。三个孩子都在屋里,十三岁的大女儿隔窗看见鬼子进来了,吓的浑身打哆嗦。杨花莲刚刚跑到屋门口,一个矮胖鬼子一把抓住她,往大梨树下边草堆里拉她。鬼子满嘴喷着臭气,苍蝇见血一样,奸笑着:“花姑娘的干活,花姑娘的干活。”

杨花莲虽然风里雨里锻炼出一个好身板,也抵挡不住两个身强力壮的鬼子兵。

“来人啊!救命啊!”

村里青壮年都躲到野地里了,剩下几个老人谁敢去救他?三抓两拖就把他弄到草堆上了。大女儿已经懂事了,看见她娘让两个鬼子欺辱,胆子突然大了,冲出门口去救她娘。鬼子的两杆枪靠在屋门墙上,大女儿顺手抓到手里,枪口指着鬼子。汉书活着的时候,常带枪回家操练,那时候大女儿虽然年纪小一些,模仿力很强,不知不觉中学会了拿枪姿势。

大女儿端起枪指着鬼子兵,声嘶力竭的喊道:“小日本,我打死你们!”

两个鬼子一看,自己的枪被一个小女好拿到手里,枪口指着自己,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手一松,杨花莲趁势逃脱了,大喊一声:“快上屋里跑!”

大女儿见杨花莲逃出鬼子魔掌,稍微一愣,矮胖鬼子恶狼一样扑上去,夺过大女儿手中枪,“砰砰”开了两枪,随着枪声,大女儿倒在血泊中。

杨花莲见大女儿被鬼子打死了,不顾一切冲上来,手里拿着烧火棍,朝鬼子砸去。鬼子轻轻一拨拉,烧火棍早飞上天。两个睡觉的孩子惊醒了,滚在床上没命的哭叫,杨花莲为了保护孩子,顺手将屋门锁上了,自己挡在门口,瞪着血红的眼睛骂道:“伤天害理的小鬼子,我和你们拼了!”骂着,捡起门口的碎砖头朝鬼子兵砸去。

你不想一想,一个弱女子,咋能打过荷枪实弹的两个鬼子兵。最终杨花莲被鬼子兵拉到柴草垛奸污了。杨花莲悲痛欲绝,抱住鬼子手臂咬了一口,痛的鬼子“哇哇”叫,临走放了一把火将柴草垛燃着,熊熊大火冲倒天空丈八高,风吹来又点燃了房子,滚滚浓烟夹裹着火苗子,烧了足足两个小时,可怜两个孩子被活活烧死。杨花莲悲痛欲绝疯了。

大伙看到杨花莲弄成了这样子,不觉想起了汉书生前一块儿打鬼子除汉奸的日子,心里不免一阵悲伤。

正在这时候,一个大娘走过来说道:“快去看看吧,二妮还躺在地上呢!“大伙一听,急急忙忙朝街北边胡同里跑去。走进胡同,鬼子的残暴显现出来了:胡同两边的墙推倒了,碎砖烂瓦满地都是,燃烧的房子还冒着烟,鬼子吃剩的牛骨扔的遍地都是。八十多岁的王大娘被鬼子杀害了,死体横躺在门坎上,身上血液都下凝固了。看到这些,仇恨的火焰在战士们心中燃烧,他们握紧了拳头,发誓说道:“不打走日本鬼子,决不罢休!”

二妮浑身沾满了血液,躺在屋门口,嘴里发出微弱**。大家将二妮抬到屋里炕上,文广给她包扎好伤口。

原来,鬼子进村那天,二妮藏到了地洞里了,,鬼子兵睡在她坑上,没有发现下面的洞口。到了第三天上,听到上面一个汉奸喊道:“开路了,开路了!”上面一阵乱七八糟后,安静下来了。二妮听了半天没听到动静,认为鬼子走了,从洞里爬了出来,打算到院里去看看鬼子还在不在街上。谁知道刚刚跨出门槛,一个鬼子闯了进来。鬼子看见二妮,咧着一口大黄牙,呲牙咧嘴说道:“花姑娘的干活!花姑娘的干活!”接着就扑了上来。二妮一看遇到鬼子了,转身往屋里跑,从里面插上了门插板,就要往洞里钻。

那个鬼子见屋门推不开,飞起一脚朝屋门踢去,屋门本来就腐烂了,“咔擦”一声,门框断了。此时二妮刚刚掀起床上洞口盖板,鬼子从后边拦腰抱住她,往地上推。二妮死死抓住倒下的门框,两人随即厮打起来。

厮打一会儿,二妮渐渐没了力气,一来那个鬼子身高马大,身强力壮,再加上这些年作战,有一套经验。二来鬼子从小受到日本鬼子的武士道精神影响,作战中不气馁,不服输。

鬼子将二妮按倒地上,二妮第一次和鬼子离得这样近,鬼子呲牙咧嘴的狰狞嘴脸,猪一样的鼻子,饿狼一样的牙齿,乱草一样的胡须,喷着淫光的眼睛,看的是那样清楚,二妮恶心的光想吐。二妮使劲挣扎,无意中摸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剪刀,是剪刀!二妮下意思握到手里。这把剪刀是二妮用来缝补衣服用的,刚才从洞里爬出来的时候,放到了炕上,由于掀盖板的时候,无意中将剪刀弄到了地上。鬼子已经解开了上衣扣,露出猪一样黑茸茸的毛。就在这一时刻,二妮紧紧握住剪刀,使劲朝鬼子心窝扎去。接着“嗤”一声,一股血腥味道扑到二妮鼻子里,污浊的血液喷了二妮一脸一身,鬼子的死体直挺挺倒到了地上。

天黑的时候,汉如才检查完村民受害的情况:刘家庙共有二十二人被杀害,烧了房屋五十间,家畜全部被宰杀。由于群众受害严重,抗日情绪十分低落,甚至有村民对八路军能不能打走日本鬼子产生了怀疑,动摇了抗日决心。

鉴于目前村里存在的情况,汉如决定立即召开会议研究应对措施,已稳定村民情绪。

汉如说道:“我们刚才都有体验了,过去咱们一进村,村民立即热情的包围上来,问这问那!然而今天,群众远远望着咱们,有的村民看见咱们反而躲起来了,这都说明了啥啊?”

一句话,问的大伙哑口无言,汉如又说道:“文广,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文广习惯性的“哈哈“两声,说道:“我看是由于这次敌人过于残暴,村民利益遭到重大损失,咱们又没有力量保护他们,在他们的心中造成阴影,因此,个别村民对咱们的抗日力量产生怀疑了。

汉军说道:“我补充几句,由于鬼子“铁壁合围”对咱们破坏性很大,地痞流氓,土匪恶霸认为他们的天下又来了,又开始兴风作浪,一部分群众看到后害怕吃亏不敢和咱们接近了。”

汉如听了大伙的分析,拳头一握狠狠砸在桌子上,说道:“同志们,关键是群众眼里看咱们做了啥事,而不是说了啥话,群众所以暂时躲避咱们,是因为敌人这次扫荡太残酷了,咱们没有有效保护群众利益。要想重新在群众中树立咱们的威信,让群众相信咱们。咱们就要。。。。。。”

“报告!”汉如刚说到这里,岗哨突然跑了进来,“官道上十几个汉奸朝村里走来了!“

汉如听了,心里一喜,正是消灭敌人的机会,命令道:“准备战斗!”

原来。官道上来的敌人是老驴头的特别行动队,一共三十几个人,经过鬼子的“铁壁合围”他们认为八路游击队全部被消灭了,因此,不再像过去进村小心翼翼,害怕八路军打了他们的伏击。因此,光天化日下,大摇大摆进村了。

老驴头走在前头,路上走的热了,上衣扣子解开,敞拉着怀,腰前别着盒子枪。

王癫疯子正从野外回来,迎面碰上了他们。老驴头破口大骂道:“死老婆子,你跟着八路军走,这次你咋没死?”

王癫疯子白了他一眼,头一扭不理他。老驴头火了,怒气冲冲走上前,照准王癫疯子飞起一脚,又骂道:“娘的,八路军都死绝了,你还活着干啥?”

王癫疯子从地上爬起来,拍打拍打身上的土,瞪老驴头一眼,咕噜着说道:“别张狂了,八路军游击队饶不了你!”

老驴头听了,无明业火冲到了头顶上,指着王癫疯子骂道:“你这个死老婆子。还以为八路军为你撑腰,哈哈,哈哈哈,告诉你吧!八路军游击队让我们全喂王八了,你老婆子还说疯话!”

“呸!满嘴胡说八道,不怕烂了你的舌头!”

“咦,这老婆子还钢嘴铁牙!把她抓起来弄到村公所慢慢折磨死她!”

几个汉奸扑上去,将王癫疯子捆了起来,连拉带搡带到了村公所。这村公所就是原来**龟家里那座屋子,**龟死了,老驴头自然成了这里的主人

“吊起她来!狠狠打!”老驴头吼道。

汉奸就往村公所梁头上拉绳子,老驴头又吼一声:“先停手,把她吊到东坑沿弯脖树上,免得玷污了我这屋子,也让全村人都看看,给他们提个醒,以后谁还敢私通八路军!”老驴头满嘴喷着吐沫星子,指着王癫疯子骂。

“王八蛋,狗汉奸,你就来吧!我王癫疯子今儿算看清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了!打吧,有种的你就狠狠打,老娘不怕!”

“快,快推出去,把全村人都喊来,让他们看着折磨死她!”

王癫疯子被汉奸推拉着来到东坑沿弯脖树下边,一根麻绳将她吊在了半空。

“咣铛铛,咣铛铛”两个汉奸敲着锣,沿着街往西走,走几步敲一阵,邪里怪气叫喊道:“村里老少爷们,都到东坑沿看戏去,看看私通八路军的下场!谁不去杀你全家!”

两个汉奸走到西头,又往北拐进一条胡同里。这时,三楞,王二虎从院子里窜出来,黑洞洞的枪口顶着汉奸脑瓜子,压低声音喝道:“站住,不准动!”

一个汉奸一愣,扔下锣撒腿要跑。三楞使出扫荡腿,那个汉奸闹了一个嘴啃泥。另一个汉奸顿时下的蹲地上成了一摊泥,哆哆嗦嗦说道:“八路老爷,不敢跑了,不敢跑了!”

王二虎三楞两人把汉奸押解到院子里,汉奸一看八路军游击队都在这儿,吓得“噗嗵”跪地上磕头如捣蒜,一个劲的哀求:“饶命啊,饶命啊!”

汉如厉声喝道:“站起来!如果不说实话,八路军饶不了你!”

“说实话,一定说实话!”

“我问你,今天来了多少人?”

“报告八路老爷,一共来了三十二人!”

“来的目的是啥?”

另一个汉奸答道:“队长,不,不,老驴头说“铁壁合围”后八路军全被消灭干净了,天下是我们的了,他又得到**龟的家产,我们来为他贺喜呢,我说的是实话,若有半句假话,死我八辈子祖宗。”

三楞卸下两个汉奸的枪栓,汉如命令道:“你们还是上街敲锣吆喝,不能露出半点儿蜘蛛马迹!”

两个汉奸点头呵腰答道:“是,是,八路老爷我们一定做到!”

鬼子“铁壁合围后,村民确实吓怕了,听到街上汉奸吆喝,谁还敢不去?一会儿的功夫,东坑沿上站满了人,老驴头一看村民来的这样快,心情一高兴,假惺惺热情和村民打招呼,人群里蹿来蹿去,显示自己的威风。正在老驴头兴高采烈显示自己的时候,锣声突然不响了,老驴头招呼身边的一个汉奸说道:”去,看看咋回事!娘的,这点事也偷懒磨滑!”

那个汉奸走了十几步远,锣声又响起来。老驴头招呼说道:“好了,好了,别去了,快拿来皮鞭子,狠狠抽打这个死老婆子!”

那个汉奸跑回来,急忙从坑里端了一盆水,把皮鞭子放到水里浸着,单等着老驴头一声命令。

村民越来越多,歪脖树下边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像看大戏一样。老驴头看看人来的差不多了,站在一个凳子上高声喊道:“老少爷们,让大家来,咱们也学着八路军样子,今天公审私通八路的王癫疯子,不是他通风报信,日本人不会杀害咱村这么多人,。。。。。。”

老驴头说的正带劲,猛一回头,看见汉如站在人群里,顿时吓的面如土色,“哎呀”一声,散腿就跑。汉如担心伤害了群众,大喊道:“不要开枪,抓活的!”群众大乱中,十几个汉奸被按倒地上,乖乖做了俘虏。

老驴头趁混乱,逃出了村口,一头扎进树丛里面,受惊吓的兔子一样,没命的朝李家营逃去了。王二虎,三楞紧紧在后边追赶,眼看老驴头钻进了李家营南门里了,这才返身回到了刘家庙。

0

第八十七章 鬼子撤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申博电子游戏 书友交流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登录不了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手机版下载网址 申博真人娱乐城登入 申博管理网网址登入 菲律宾太阳娱乐登入官网
澳门新葡京赌场 ag国际馆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极速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手机下载版
菲律宾太城申博 真钱百家乐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手机版